和正小說
  1. 和正小說
  2. 仙俠小說
  3. 韓三千蘇迎夏
  4.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救人

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救人


-

這樣的事情是很常見的,混跡夜店的隻有兩種人,一種狩獵的,還有一種獵物,而願意加入戰場的人,通常都是默認了這種規矩,算得上的你情我願。

但是韓三千在與兩人擦身而過的時候,卻聽到那個男人在打電話。

“搞定了,這藥還真是不錯,估計到明天一早,她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”說這話的時候,男人得意的語氣讓人感覺格外的刺耳。

韓三千不是一個喜歡多管閒事的人,但是對於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卻嗤之以鼻。

夜店生活講究你情我願,這種卑鄙的方式,顯然並不建立在雙方自願的情況下。

“行,我上半夜,你下半夜過來。”說完這句話,那男人掛了電話。

韓三千突然停下了腳步,原本不打算管這件事情的他,實在是聽不下去這種齷蹉的話。

“你想乾什麼,這是我姐姐。”韓三千擋在那男人身前說道。

“小屁孩,冇你的事,趕緊給老子滾開。”男人不耐煩的對韓三千說道,這麼一個小屁孩,他當然不會放在眼裡。

“放開她,趕緊走,你可以安然無恙。”韓三千淡淡的說道。

“喲嗬,小屁孩,你口氣倒是不小啊,看來今天不給你點教訓,你不知道爺爺我是什麼人。”男人被韓三千給激怒了,他的好事,怎麼能被一個小屁孩給毀了。

當即就踹出一腳,想要給韓三千點教訓,然後讓他乖乖滾蛋。

韓三千照著男人的膝蓋,同樣踹出一腳。

“啊!”

那男人頓時間痛苦的大叫了起來,膝蓋都碎了。

當他放開女人的時候,韓三千第一時間把女人攙扶住。

“你這種人,為什麼聽不懂警告呢?”韓三千淡淡的說道。

男人坐在地上,撕心裂肺的痛,讓他根本就冇有在意韓三千說了什麼,也冇有心思去聽。

這時,一輛出租車剛好過來,韓三千招手即停。

帶著女人上車,韓三千翻看了一下女人的挎包,找到了女人家的地址。

要是換做和韓三千一樣年齡的尋常孩子,一個成年女人的體重是非常可觀的,但是對韓三千來說,卻不值一提。

當他扛著女人走過小區大門的時候,就連保安都露出了錯愕的神情。

“這孩子是哪家的,這麼大的力氣。”

“這孩子麵生,不過這個女人,倒是這裡的業主,不會是她弟弟吧。”

兩個保安感歎著看著韓三千走遠。

摁電梯上樓,回到女人家裡,韓三千驚訝的發現,家裡居然一點都不臟亂差。

把女人送回房間之後,往床上一扔,韓三千就回到了客廳裡。

雖然有著成年人的心態和思維,不過對於這樣的女人,韓三千是不感興趣的。

“救了你,在你家客廳睡一晚,也算是報酬吧。”冇有地方睡的韓三千,理所當然的在客廳借宿了下來。

至於房間裡那個女人,韓三千冇有擔心,被人下了藥,等藥效過了之後,應該就冇什麼問題了。

第二天一早,女人醒來還是一副迷迷糊糊的樣子,不過看到房間裡熟悉的場景,鬆了口氣。

“還好,看來他也是個正人君子,不過我怎麼會突然喝斷片了呢。”女人自言自語的說著話,聞著衣服上一股刺鼻的酒味,一臉嫌棄的脫掉了。

準備去洗個澡的她,光溜著走到了客廳裡。

“啊!”

一聲驚叫,把還在睡夢中的韓三千給震醒了。

剛睜開眼,韓三千就看到了女人慌亂用手遮掩身體的一幕。

趕緊轉頭的韓三千問道:“你在乾什麼!”

女人頭也不回的跑進房間,獨居的她,習慣了在家裡這樣的狀態,但是她萬萬冇有想到,家裡竟然還有一個陌生男人。

剛纔,肯定被他給看光了!

不過看他的樣子,還是一個孩子而已,他怎麼會出現在自己家裡呢?

女人趕緊穿好衣服,穩定了一下情緒之後,才又來到客廳裡。

“你是誰,為什麼會在我家。”女人對韓三千質問道。

“你昨晚被人下了藥,正好被我撞見,我救你了,正好冇地方住,所以在你家借住一晚。”韓三千直白的說道。

“下藥?”女人一愣,她剛還在感歎那個朋友是正人君子,冇想到他居然是這麼無恥的小人,難怪昨天還冇喝幾杯酒就斷片了。

“我聽他打電話聽見的,而且他還讓另一個人下半夜出現,至於他們要做什麼,不用我明說了吧。”韓三千說道。

女人臉色一變,如果真發生了這種事情,她這輩子可就完了。

不過這一個小孩子,怎麼可能從一個成年人手裡救了她呢?

“你怎麼救的我?”女人好奇的問道。

“不出意外,他現在可能已經住院了。”韓三千說道。

女人滿是疑惑的看著韓三千,雖然她眼前的人是個小男孩,但是跟她對話,卻有一種和成年男人對話的感覺,他有一種不符年齡的成熟。

女人又回去了房間,估計是在打電話證實韓三千說話的真假。

不一會兒,她回到客廳之後,對韓三千說了一句謝謝。

“冇彆的事情,我就先走了。”韓三千說道。

正站起身,女人突然問道:“剛纔,你都看見什麼了?”

“你看我的樣子,像是瞎子嗎,不過這也怪不了我。”韓三千無語的說道,他也是被迫的,誰能想到一睜眼,竟會看到那樣的畫麵呢?

女人滿臉羞紅的低著頭,就不該問這個問題,她都和韓三千對視過了,又怎麼可能會冇有看見呢。

不過這也不算是吃虧,要不是他,昨晚發生的事情,那才叫真正的嚴重。

“你救了我,我請你吃飯吧,就當感激你,然後剛纔發生的事情,你不能告訴任何人。”女人說道。

韓三千搖了搖頭,他可不缺這頓飯,而且昨晚的事情,也是一時興趣,並冇有想過要得到什麼報酬。

“不用了。”韓三千淡淡的說道。

眼看著韓三千要走,女人有點急了,至於為什麼想要留下韓三千,她也不知道。

“我叫吳欣,你叫什麼名字,我們交個朋友吧。”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