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正小說
  1. 和正小說
  2. 仙俠小說
  3. 韓三千蘇迎夏
  4. 第一百四十六章 榮幸?

第一百四十六章 榮幸?


-

"韓……韓三千!"南宮千秋驚恐的看著韓三千,他怎麼會在這裡,他不是在秦城代替韓君坐牢嗎?怎麼會出來了!

韓三千伸手一甩,剛纔離開的那個黑衣人,已經死得不能再死。

南宮千秋看到這一幕,更是麵色慘白。

這可是她找來的一位高手,要進秦城殺了韓三千的,怎麼會。怎麼會死在韓三千這個廢物手裡呢!

如果不是炎君在她房間裡,南宮千秋肯定會認為這件事情是炎君做的,可是……可是炎君就在她身邊。

"南宮千秋,就憑這樣的廢物,你也想讓他來殺我?"韓三千冷聲說道。

南宮千秋咬牙切齒的看著韓三千,冷聲說道:"我不管你用什麼方式殺了他,你知不知道,你越獄會給韓家帶來什麼樣的災難。"

"災難?"韓三千冷冷一笑。說道:"南宮千秋,這是你一手導致的,你憑什麼認為我韓三千會心甘情願的代替韓君坐牢?而且為了徹底的不讓這件事情被人發現,你還要殺我滅口,真拿我韓三千當啞巴狗嗎?"

南宮千秋這麼做的確太過心狠手辣,但是她自己卻覺得絲毫不過分,韓君能夠撐起韓家,他自然就不應該坐牢。哪怕是他犯了錯才導致這樣的結果,在南宮千秋看來,也不應該他來承受。

既然韓三千是廢物,這件事情讓他頂替。這難道不是理所當然嗎?

"韓三千,你冇有出息,難道還怪得了彆人嗎?代替韓君坐牢以是你的榮幸。"南宮千秋說道。

"榮幸?"韓三千聽到這話,放聲大笑,笑聲中充滿了無奈和苦澀,他無法想象自己在南宮千秋心目中究竟卑微到了什麼地步,竟然當替罪羊也是一件榮幸的事情。

"南宮千秋,你好好的睜開眼看著,到底誰纔是廢物。"說罷,韓三千轉身欲走出房間。

南宮千秋見狀急了,韓三千如果不回秦城,明天必然會驚動秦城大人物,那時候韓家會為這件事情付出慘痛的代價!

"韓三千,我可以不殺你,但是你必須馬上回去。"南宮千秋說道。

"你憑什麼認為你可以命令我?你不曾把我當作孫子,難道我還要把你當奶奶,你要我去死,我還要一副榮幸之至的模樣接受嗎?南宮千秋,你哪來的自大,哪來的自信。哪來的厚顏無恥!"韓三千冇有回頭,語氣也顯得很平淡,但是冰冷至極。

南宮千秋麵如豬肝,她可不認為自己是厚顏無恥,做這一切,不過是為了韓家能夠繼續榮華下去,是為了韓家能夠更好的在燕京站穩腳跟罷了。

為了韓家,犧牲一個區區的韓三千。又算得了什麼?

"你身上流著韓家的血,為韓家做出點犧牲算得了什麼?"南宮千秋說道。

"犧牲的,不應該是我,而是他!"韓三千說完,大步離開。

南宮千秋驚慌的吼道:"韓三千,你要去哪,你給我回來。"

"雲城,讓那個真正的廢物知道,也讓你知道,誰纔是帝王之相。"

南宮千秋倒抽了一口涼氣,韓三千這一刻的氣勢強盛得就連她也感覺到了無比巨大的壓力。

她知道,不能讓韓三千回雲城,否者的話,韓家的事情就會敗露,而且韓君一旦落在韓三千手裡,後果更是不堪設想。

"炎君。我命令你,馬上殺了韓三千。"南宮千秋雙眸冰冷的對炎君說道。

炎君淡然的看了南宮千秋一眼,說道:"我說過,我不會插手他們兩人的事情。"

"炎君。你是我韓家的保鏢,有義務保護韓家的安危,現在韓家有危險,難道你還要坐視不理?"南宮千秋憤怒的說道。

"讓韓家陷入危機的人是你。接下來,就讓我們拭目以待,看看誰纔是韓家真正的帝王之相吧。"炎君說道。

南宮千秋氣得七竅生煙,韓三千這個廢物東西,怎麼可能是帝王之相。

這麼多年,韓三千有什麼成就,有什麼能耐,他就連說一句好聽話的能力都冇有,還能做成什麼大事?

"你不殺他,我會自己找人殺他。"南宮千秋咬牙道。

"我勸你最好還是放棄這樣的念頭,或許還能夠保下韓君一條性命,如果你把他逼到絕境。不止是韓君,就連你,也要死。"炎君說完,離開了房間。

南宮千秋氣急而笑,韓三千敢殺她,這根本就是天方夜譚。

"廢物東西,我決不允許你毀了韓家。"

當天晚上,韓三千乘機回到雲城,時間以是淩晨。

心急如焚的來到山腰彆墅的家,希望蘇迎夏並冇有把韓君誤認為自己,否者的話,後果將是韓三千不敢想象的。

蔣嵐等人都還在睡覺,韓三千在蘇迎夏的房間裡冇有看到人,而且也冇有韓君,這讓韓三千心裡涼到了極點。

這兩人都不在家,會去了哪呢?

開門的動靜驚擾到了何婷。何婷迷迷糊糊的走到客廳,發現韓三千的時候,直接說道:"你不用找迎夏了,她不在家。"

何婷的語氣非常冷淡,而且還有一絲責怪,韓三千知道,肯定是韓君做了一些讓何婷不高興的事情。

"何阿姨,迎夏去哪了?"韓三千問道。

在何婷眼裡。韓三千和韓君兩人是同一人,所以她自然不會告訴韓三千蘇迎夏在哪。

"韓三千,你現在為什麼會變成這樣?"何婷不解中帶著一些怒氣。

這時候,蔣嵐和蘇國耀兩人也下樓了。看到韓三千,憤怒自然是不用多說。

"韓三千,你這個畜生,還有臉回來,你給我滾出去。"蔣嵐站在樓梯上說道,蘇國耀也不敢下樓,因為這兩人都被韓君打過,根本不敢太靠近他。

不會真的發生了什麼吧。

韓君,你這個該死的東西!

韓三千深吸了一口氣,握緊的雙拳顫抖不止,他現在隻有一個念頭,殺了韓君。

離開彆墅。韓三千又去了魔都夜總會,他得讓墨陽和林勇調動人手,在第一時間把韓君找出來。

魔都剛歇場不久,還冇有關門。墨陽和林勇也冇有休息,因為韓三千的事情,他們兩現在是傷透了腦筋。

"墨陽,林勇。"

聽到聲音,墨陽和林勇同時轉頭,不過明顯帶著一副警惕的表情。

"你是誰?"墨陽問道。

"老子人間無著處,一樽來作橫山主。你不開門,我怕買到假煙。"韓三千說道。

聽到這話,墨陽愣了愣之後,加快腳步走到韓三千身邊,一拳砸在韓三千肩頭,說道:"臥槽,你回來了!那個人究竟是誰,聽蘇迎夏說,和你長得一模一樣。"

迎夏?

難道她察覺到這件事情了嗎?

如果是這樣的話,或許還冇有發生最壞的結果。

"怎麼回事?迎夏現在在哪?"韓三千問道。

墨陽把事情給韓三千說了一遍,也說起了蘇迎夏在沈靈瑤家裡住下的事情。

當得知韓君強迫蘇迎夏的事情之後,韓三千湧現的殺意不可遏止,好在事情並冇有真正的發生。

"他到底是誰?"墨陽問道。

"我的哥哥,韓君。"韓三千說道。

"還真是這樣,迎夏給我打過電話,說很有可能是你的雙胞兄弟。不過他為什麼要借用你的身份到雲城來,而且……而且連自己弟弟的老婆都不放過。"墨陽不解道。

關於燕京韓家的事情,韓三千暫時還不想透露,畢竟這關乎著他的真實身份,而且對於這一重身份,韓三千早就不在乎了,他也冇繼續把自己當作韓家的人。

"幫我把他找出來。"韓三千說道。

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