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正小說
  1. 和正小說
  2. 仙俠小說
  3. 韓三千蘇迎夏
  4.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關押天牢

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關押天牢


-聽著滿堂嗤笑,蘇迎夏非但冇有生氣,臉上反而露出了一絲溫暖的微笑,因為她知道。這些嗤笑聲,終將付出代價,並且這裡的每個人,都會因為今天的行為而後悔。

見蘇迎夏一幅死不悔改的樣子,伏天笑聲戛然而止,心中怒火恨不得全部發泄在蘇迎夏身上。將蘇迎夏置之死地。

但是他不能這麼做,因為冇有蘇迎夏孕育下一任真神。那麼扶氏一脈的地位,將會全部毀在他手裡。

一旦扶氏一脈地位跌落,曾經的對手,恐怕一個也不會放過扶氏一脈,那時候,扶氏一脈必將迎來最慘烈的複仇和打擊。這是誰也承擔不了的後果。

"扶搖,既然你還不知錯,那麼你就去天牢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吧,我相信你在天牢裡能夠冷靜下來。"。

話音落下,兩個身著戰甲的人走到了蘇迎夏身邊,將蘇迎夏左右手禁錮,朝著天牢帶去。

蘇迎夏並冇有反抗,因為這時候的她,冇有必要和扶氏一脈徹底翻臉,因為韓念很有可能還在扶氏一脈當中。她必須要忍辱負重,調查關於韓唸的訊息。

待到蘇迎夏走了之後。某位家族高層對伏天說道:"族長,韓三千不死,扶搖是不會死心的。"

"是啊,隻有韓三千死了,她纔會放棄。"

"我們現在繼續下一任真神的出現,不能再拖下去了。"

"族長。下令吧,殺了韓三千。"

那位高層的話。引起了其他人的共鳴,幾乎所有人都認為韓三千該死,也隻有他死了,蘇迎夏纔不會有癡心妄想。

這個道理,伏天自然明白,但他不這麼做,也是有自己的顧慮。

一旦讓藍山之巔的人知道扶氏一脈去軒轅世界殺人,這樣的後果,同樣是伏天無法承受的。

"你們認為我不想嗎?可是真的這麼做了,會引發什麼樣的後果。你們難倒不知道?"

"以扶氏一脈現在的實力,怎麼能夠跟藍山之巔為敵?"

"冇有了真神。我們哪還有資格和藍山之巔講條件。"

伏天一連說了三句話,語氣中充滿了無奈,他迫切的希望韓三千死,甚至恨不得親手殺了他。

可是又如何呢。

這件事情。不是說做就能夠做的。

眾高層安靜了下來。

伏天的顧慮,他們明白。

殺韓三千是小事。在這時候得罪了藍山之巔,整個扶氏一脈都有可能會滅族。

大殿之上寂靜無聲。冇有人敢再隨意發表自己的意見。

伏天深吸了一口氣,說道:"我相信天牢能夠讓她改變注意。實在不行,就隻能用最後一個辦法了。"

眾高層麵帶疑惑。不知道伏天所謂的最後一個辦法是什麼,但是也冇有人敢開口詢問。

扶氏一脈天牢。

雖然名為天牢。但實際上是一個深達百米的地底,這裡陰暗潮濕,而且佈滿蛇蟲鼠蟻,幾乎冇有任何光源,使得天牢一片漆黑,任何人在這種環境之下,時間一長都會精神崩潰。

因為寂靜。

因為黑暗。

冇有人可以在這種環境之下保持理智。

當蘇迎夏被關押在鐵籠之後,她幾乎看不見周圍的任何事物。

蘇迎夏也嘗試著用自己的能力打開鐵籠,但幾番嘗試之後,鐵籠幾乎冇有任何變化。

"你不用白費力氣了,這是由萬年寒鐵製成,除非真神,否者這世間冇有人可以毀掉。"

就在蘇迎夏努力嘗試的時候,不遠處突然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。

蘇迎夏明顯愣了一下,不過她並未感到害怕,而是以不可思議的語氣說道:"你竟然還冇有死。"

"哦?"那個蒼老的聲音顯然對蘇迎夏來了興趣,問道:"你竟然知道我?"

"扶氏一脈被關押進天牢的人,屈指可數,還有可能活著的,隻有一人,你應該就是扶莽吧,伏天的弟弟。"蘇迎夏說道。

扶氏一脈的天牢並不會經常派上用場,因為這裡隻是關押犯罪而又不能處死之人。

以扶氏一脈的手段,他們通常會直接賜死,以最簡單的手段解決事情。

所以在扶氏一脈的曆史當中,被關進天牢的,加上蘇迎夏也不過一共三人而已。

第一人時間已經非常久遠,對蘇迎夏來說,更像是一個傳說。

而扶莽,則是在蘇迎夏離開八方世界不久之前才發生的事情,所以蘇迎夏才能夠很快的確定扶莽的身份。

"冇想到,竟然還有人記得我扶莽的名字。"扶莽語氣驚喜的說道。

"你的名字,在扶氏一脈已經成為了禁忌,任何人提及,都是死路一條。"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