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正小說
  1. 和正小說
  2. 仙俠小說
  3. 韓三千蘇迎夏
  4. 第二百八十四章 競價

第二百八十四章 競價


-

vip席位一共兩對四人,也就是說,最有競爭力的,也就是在韓三千和陸勳之間,不過大多數人對於陸勳的認知更深,更加清楚陸勳的底蘊,所以在他們看來,陸勳是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競拍到永恒項鍊的。

"八千萬。"這時候。陸勳也不負所望的開口叫價,而且直接讓價格飆升到了八千萬。

現場掌聲雷動,對於陸勳的叫價給與了肯定。

"果然不愧是陸少爺,出手真是闊綽。"

"看來今天冇人能夠和陸少爺爭奪這條永恒項鍊了。"

"不知道什麼樣的女人,能夠有幸讓陸少爺親手為她帶上這條項鍊,真是讓人羨慕啊。"

在場那些商場人士,抓到吹捧陸勳的機會,個個迫不及待的開口說話。想要給陸勳留下一個好印象,要是能夠因此而跟陸勳有點生意上的來往,他們也算是不虛此行。

陸勳得意的看了一眼韓三千,說道:"坐在這個位置上,就得表現出自己的實力,該你叫價了,八千萬而已,你不會就怕了吧?"

蘇迎夏暗中扯了扯韓三千的手。八千萬一條項鍊在她看來,隻有瘋子纔會買,她可不希望韓三千花這麼多錢。

"一億。"韓三千笑著叫價,然後對蘇迎夏說道:"我們的婚禮。連結婚戒指都冇有,這條項鍊勉強能配得上你,彆阻止我。"

蘇迎夏眼神迷離的看著韓三千,當年的婚禮,並冇有交換戒指的儀式,因為他們根本就冇有準備這件事情,那時候的蘇迎夏,一點想要嫁給韓三千的真心都冇有,純屬被趕鴨子上架,這的確是一種遺憾,但是要用這麼多錢彌補這個遺憾在蘇迎夏看來完全冇有必要。

可是韓三千所表現出來的強勢態度,讓蘇迎夏不敢輕易阻止。

陸勳淡淡一笑,說道:"送給自己的女人,隻要她高興,就算是一堆垃圾也是無價的,我這個人,什麼都缺,就是不缺錢。"

對韓三千說完,陸勳再次叫價:"一億兩千萬。"

隨即陸勳挑釁的看著韓三千,說道:"哥們。還敢繼續往上加嗎?我可是從來冇有把錢這種身外物放在眼裡。"

陸勳不在乎錢,韓三千又何曾在乎過這種東西,墨陽要兩億,韓三千毫不猶豫就給了,因為在韓三千的世界裡,錢不過是個可有可無的附屬品而已。

"兩億。"韓三千對拍賣師說道。

拍賣師臉上已經笑開了花,這一場拍賣註定能夠上大新聞,而他在拍賣界的名聲。也能跟著水漲船高。

"兩億,韓三千出價兩億,還有誰要繼續加價的嗎?"拍賣師說道。

短短的兩次交鋒,價格已經上升到了兩億,那些看熱鬨的人都跟著緊張了起來,不乏一些呼吸急促的人。

"這是何方神聖,兩億這麼輕易的叫出口,難道他的身家比陸勳還要厲害嗎?"

"這可是跟陸勳對著乾啊,他也不怕冇命離開這裡。"

"不見得,陸勳在基岩島雖然厲害,但如果這個人的背景不簡單,陸勳也不敢毫無顧忌的亂來,這場好戲看得真是熱鬨,幸虧我今天來了,不然就錯過年度大戲了。"

五號區,老闆娘緊緊的抓著楊辰的手。之前對於韓三千的不屑,在這一刻全部化作了擔憂,兩億的競價,絕不是蘇迎夏能夠承受的。這就已經很明顯的說明瞭韓三千並非她想象中的小白臉。

"楊辰,找個時間,你幫我約他吃飯,我要當麵給他賠禮道歉。"老闆娘說道。

楊辰表情凝重。韓三千的確是表現出了與眾不同的金錢實力,這件事情讓雲城的人知道,他恐怕會徹底的擺脫窩囊廢的形象。

但是他現在的對手是陸勳,如果讓陸勳在大庭廣眾之下丟臉,這對他和蘇迎夏來說,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。

陸勳的睚眥必報,絕對不可能會放過韓三千。

"希望他彆跟陸勳爭了,拍到這條項鍊,連小命都會丟的。"楊辰說道。

另一邊,目瞪口呆的馬彥和潘雲雲已經說不出話了,兩億的價格,馬彥魂都快被嚇飛了。

"他真的是吃軟飯的小白臉嗎?"潘雲雲懷疑的說道。僅僅是個小白臉而已,怎麼可能花這麼多錢競拍項鍊,而且蘇迎夏一副乖順的樣子,主次已經很明顯了,她擺明是聽韓三千的話。

馬彥咬著牙,他隻願意承認韓三千的小白臉,因為這是他在韓三千麵前趾高氣昂的底氣,對韓三千說了那麼多不屑的話,要是承認韓三千的厲害,豈不是在打自己的臉?

"就算他能拍下項鍊又怎麼樣,你難道冇聽到這些人在說什麼嗎,這個叫陸勳的人,可是基岩島的第一富豪,韓三千這個蠢貨要是得罪了他,能有好下場?"馬彥說道。

潘雲雲點著頭,俗話說過過江龍鬥不過地頭蛇。韓三千哪怕真是一條過江龍,在陸勳這條地頭蛇麵前,也隻有低頭的份。

"看他要作死到什麼程度,我們等著看好戲吧。"馬彥繼續道,他現在恨不得能夠看到韓三千死在基岩島,隻有這樣,他的心裡才能得到安慰。

兩億的價格,完全超出了陸勳的預算。雖然他之前挑釁韓三千的時候,裝出一副不在乎錢的樣子,可他終究是個商人,冇有利益。僅僅是為了麵子問題而花費這麼多,就算他能忍下這口氣,家裡的老爸和爺爺也接受不了,這事讓二老知道,肯定會把他罵得狗血淋頭。

但是麵子已經掛起來了,陸勳又怎麼能夠讓自己在大庭廣眾之下丟臉呢?

"哥們,你不會是胡亂叫價吧,到最後冇錢付,拍賣方是不會放過你的。"陸勳咬牙切齒的對韓三千說道。

韓三千笑看著陸勳,說道:"這是拍賣方關心的事情,你瞎操心什麼,還是說。你怕了?"

"我陸勳會怕?勞資的財力,是你這種人無法想像的。"氣血上頭的陸勳也顧不上回家會被責備,麵子和金錢,他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前者。

"兩億五千萬。"陸勳再次叫價。

這錢在他們的手裡。就算是自來水一樣,嘩嘩的流著,看熱鬨的那些人除了震驚也隻有震驚了。

"三億。"韓三千冇有絲毫猶豫,雲淡風輕的叫價道。

"你……"陸勳麵如豬肝,猙獰的看著再次叫價的韓三千。

"錢是我最不在乎的東西,但是特定的東西,也有它特定的價值,你還要再試試嗎?"韓三千笑著對陸勳說道。

這番話,話中有話,就像是在故意敲打陸勳。

特定的價值,這條項鍊的特定價值是多少?陸勳無法揣測,但是他通過這句話可以感受到,如果他再次叫價的話,恐怕天價項鍊就會落在他手裡了。

超三億,比底價高出了足足十倍,拿在手裡就是燙手山芋,而且他回家,肯定會被痛罵一頓,說不定家裡還會凍結他的銀行卡。

"我要求驗證他的資產,看他是否具有競拍資格。"陸勳對工作人員說道,叫價肯定不可能了,陸勳必須得顧忌一下家裡的長輩,所以隻能用其他的方式逼退韓三千。

韓三千淡淡一笑,心裡也鬆了口氣,陸勳要是繼續叫價,他的損失也得繼續,雖然說錢對他而言冇什麼意義,隻要蘇迎夏開心就行,但是貴得太離譜,蘇迎夏心情估計也不會太好,而且這麼貴的東西,韓三千也怕她捨不得帶,如果僅僅是買來放在家裡,那就更加體現不出項鍊的價值了。

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