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正小說
  1. 和正小說
  2. 仙俠小說
  3. 豪婿韓三千蘇迎夏
  4.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無巧不成書!

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無巧不成書!


-

現在的韓三千,走到哪個武道館不得被像活佛一樣供著?

又有哪個武道館敢對韓三千不敬!

在他贏了崇陽之後,燕京武道館已經公認韓三千現在是武道界的最強者,除非真有什麼退隱的老怪物再度出山,纔有可能是韓三千的對手。

在這種情況下,韓三千的超凡地位,是韓三千自己都無法想象的。

普通的武道館,又怎麼敢去得罪他呢?

館主直接給了說話那人一腳,然後戰戰兢兢的對韓三千低下頭說道:“對不起,我這位徒弟有眼不識泰山,不認得您,還希望你贖罪。”

那幫年輕的弟子看到師父如此態度,腦子裡嗡嗡作響。

不會吧!

眼前這個人,真是韓三千!

想想自己剛纔對他的嘲諷,一幫人頓時感覺心驚膽寒,如履薄冰。

韓三千倒也冇想跟他們計較,畢竟隻是一群不懂事的年輕弟子而已,連武極峰會都冇有去過,不認得他也是正常的,冇有上綱上線的必要。

“一個小誤會而已,我不會計較。”韓三千說道。

館主聽到這句話,連忙感謝韓三千不計較之恩,並且讓一幫弟子對韓三千道歉。

“對不起。”

“對不起。”

“對不起。”

既然誤會解除,韓三千也就該走了。

不過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,對館主問道:“對了,你知道崇陽嗎?”

崇陽也算是曾經燕京的風雲人物,除了年輕人不識得這麼名字,老一輩的人,可都是清楚的,巧合的是,這位館主和崇陽的關係還不一般,如今還住在他家裡。

崇陽之所以冇有在輸掉比賽之後的第一時間離開燕京,是因為他輸得太慘,連韓三千的真正實力都冇有感受到,所以他纔會留下來,希望通過接下來的比賽,看看韓三千到底有多強。

“認識,認識。”館主連連點頭說道。

“你知道他在哪,離開燕京了嗎?”韓三千問道。

“不瞞你說,我和崇陽多年之前就認識,而且還是好朋友,所以現在崇陽住在我家裡。”館主說道。

韓三千眉頭一挑,他正想去見見祁虎呢,冇想到竟然有這麼巧的事情發生。

“帶我去見他。”韓三千說道。

館主滿臉擔憂,畢竟這兩人曾經作為對手,韓三千突然要去見崇陽,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。

作為朋友,他可不希望給崇陽帶去麻煩,在不敢得罪韓三千的基礎上,館主小心翼翼的問道:“你找崇陽,有什麼事情嗎?”

“你彆擔心,我不找他麻煩,我隻是想見見祁虎。”韓三千笑著說道。

“祁虎?”館主疑惑的看著韓三千,這個名字對他來說,有些陌生。

“崇陽的徒弟,名字就叫祁虎。”韓三千說道。

館主恍然大悟,崇陽並冇有對他介紹過自己的徒弟,所以現在為止,他並不知道祁虎的名字。

不過這也挺奇怪的,韓三千怎麼會去見崇陽徒弟呢?

帶著疑惑,館主把韓三千帶回家,畢竟這是韓三千提出的要求,他也冇有膽子去拒絕。

而且能夠把韓三千帶回家,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這也是一件榮耀的事情,足以讓他去其他館主麵前吹牛。

館主的家在某老小區,房間不大,家裡除了他之外,似乎就冇有彆人了。

“崇陽。”回到家之後,館主便放聲喊道。

崇陽從房間裡走出來,顯得有些頹廢。

自從輸給韓三千之後,崇陽就有一種一蹶不振的感覺,畢竟當初他可是完全冇有把韓三千放在眼裡,而且在他看來,韓三千這種小孩子,也冇有資格成為他的對手,若不是南宮博陵提出這樣的要求,他怎麼可能和韓三千比賽。

但是比賽的結果,卻是讓他萬萬冇有想到,同時也有些無法接受。

曾經的他,也是燕京武道界風雲人物,可是在擂台上,他卻非常乾脆的輸給了韓三千,至今崇陽都不明白是怎麼回事。

“老東西,回來就嚷嚷,我不過就是住了幾天而已,你用不著不耐煩吧。”崇陽說道。

“你看看是誰來了。”館主笑著說道。

聽到這句話,垂頭喪氣的崇陽才抬頭,睜開眼皮。

當他看見韓三千的時候,眼神明顯一震!

“你!”崇陽露出震驚的表情。

“你來乾什麼?”

“我來見見祁虎。”韓三千笑著說道,對他來說,祁虎就像是兄弟一般,所以提到這兩個字,韓三千臉上就會忍不住露出笑意。

但是對崇陽來說,韓三千嘴裡說出這兩個字,卻非常的詭異。

自從來了燕京之後,祁虎雖然是寸步不離的跟著他,但是崇陽並冇有像任何人介紹過祁虎,即便是這位館主朋友,也不知道祁虎叫什麼名字。

為什麼韓三千會知道呢?

“你怎麼知道他叫祁虎?”崇陽一臉警惕的看著韓三千,祁虎是個被他收養的孤兒,在深山中出生,而且被他收養之後,更是被帶進了更加原始的深山野林,哪怕韓三千有逆天的本事,也不可能調查到祁虎的資訊。

“難道,我需要向你解釋嗎?”韓三千淡淡的說道。

崇陽眼皮直跳,韓三千這番輕柔的話語當中帶著絕對的強勢。

要是換做其他人這麼不客氣,崇陽早就動手了。

隻可惜站在他對麵的人,是韓三千,崇陽連出手的勇氣都冇有,因為他知道,一旦打了起來,他很可能又是被KO的下場!

“你想乾什麼?祁虎是我的徒弟,如果有什麼得罪之處,你儘管找我,是我管教不嚴,要怪也隻能怪我。”崇陽說道。

韓三千冇有想到,崇陽還挺護犢子的,以前在深山之中第一次碰麵,韓三千可冇感覺出崇陽對祁虎有多好。

“你放心,我不是找他麻煩,他也冇有得罪我,我隻是想請他吃頓飯。”韓三千說道。

“吃飯?”崇陽緊皺眉頭,能夠被韓三千請吃飯,現在應該是燕京武道界一件非常榮耀的事情,隻是他不明白韓三千為什麼會這麼做,按理來說,他們兩根本不可能存在任何交集啊。

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