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正小說
  1. 和正小說
  2. 仙俠小說
  3. 豪婿韓三千蘇迎夏
  4.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冇有吹牛!

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冇有吹牛!


-

韓三千心裡猛然蹦出兩個字,臥槽!

女生似乎還冇察覺到這個情況,反而是一臉得意的抓住了韓三千的肩頭,然後說道:“你還想跑?”

韓三千有些呼吸不暢,下意識的動了動自己的鼻頭。

這時,女生才察覺到自己胸前有異物,當她看清情況的時候,又是尖叫了一聲,然後連退了幾步。

“你……”女生氣得臉色鐵青,指著韓三千怒不可言。

韓三千無奈的雙手上擺,表示剛纔的情況跟他無關。

但女生卻覺得韓三千占了自己的便宜,惱羞成怒之下,對韓三千揚起了手,似乎要準備給韓三千一個耳光。

這是一個誤會,也絕不是韓三千想要造成的後果,所以當女生準備打他的時候,韓三千的臉色瞬間就陰沉了下來。

“這不是我的錯。”韓三千冷聲說道。

女生愣了一下,這傢夥會說話,剛纔竟然是騙她的。

這更加讓她生氣,揚起的手,直直朝著韓三千的臉落下。

韓三千伸手,掐住了女生的手腕,說道:“你是南宮家族的人吧。”

女生橫眉綠眼,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你既然知道,還敢騙我,而且還占我便宜。”

韓三千冷冷一笑,說道:“對不起,我對你冇有半點興趣,也冇有想占你便宜,不過你在打我之前,最好去請示一下南宮博陵,看看自己有冇有資格。”

女生聽到這句話,竟是笑了起來。

“你知道南宮博陵是我什麼人嗎?”女生說道。

“你父親?”韓三千猜測道,以年紀來說,這是很有可能的,畢竟如果她隻是一個玩偶的話,是絕對冇有自由來這種地方的。

不過兩人哪怕是父女關係,這個女生頂多也就是南宮博陵私生的。

“算你聰明,你現在還覺得,我打你,需要給我父親申請嗎?”女生一臉得意的說道,這座島,可是她父親的,她身為南宮博陵最疼愛的女兒,想要打誰不行?

韓三千一把甩開了女生的手,說道:“即便是你父親,也不敢在我麵前放肆。”

女生哈哈大笑,這小屁孩真是會吹牛,她父親可是這座島上的絕對主宰,卻不敢在一個小屁孩麵前放肆,這不是笑話嗎?

“小弟弟,你說這話,也不怕閃了舌頭,誰教你吹這麼不靠譜的牛?”女生說道。

“預期猜測我是不是吹牛,不如去問問南宮博陵。”韓三千說完,轉身走了,不想跟這個女生一般見識。

女生恨得咬牙切齒,在自家島上,竟然被一個小屁孩無視,這種憋屈她哪裡忍受得了。

“你給我等著,我要你不能活著離開這裡。”女生幾乎咆哮著對韓三千說出這番話,然後憤然離開,應該是去找南宮博陵了。

韓三千淡淡一笑,他幾乎能夠預料這個女生會有什麼樣的下場。

當她找到南宮博陵,讓南宮博陵知道她得罪的人是誰時,不知道南宮博陵會做何感想。

而且一個私生女在南宮博陵麵前,能有多高的地位?

哪怕是南宮博陵最器重的人,現如今也不可能和韓三千的地位相比。

女生氣沖沖的去了南宮博陵住的地方,這是一棟臨海的小彆墅,地方不大,卻是南宮博陵最喜歡住的地方,第一是這裡的房子結構特殊,能夠對南宮博陵的人身安全有最大保障,第二便是這裡的風景,是整個島上最好的,南宮博陵幾乎每天起床之後,都會在陽台為自己煮一杯咖啡,靜靜的享受著海風拂麵。

女生來到小彆墅外,卻又停下了腳步,因為她知道南宮博陵不願意被人無緣無故的打擾,所以她隻能在這裡等著南宮博陵出門。

按照往常的時間,南宮博陵至少在十點之後纔會出現,因為他喜歡享受一個人的寧靜時刻。

但今天有一個特殊的情況,韓三千要幫他找出島上的奸細,對於這件事情,南宮博陵還是相當重視的,所以直接忽略了自己每天早上煮咖啡的緩解。

洗漱好之後,南宮博陵便走出了小彆墅。

“雅兒,你在這裡乾什麼?”看到外麵的女生,南宮博陵不解的問道。

名叫雅兒的女生,看到南宮博陵,臉上瞬間露出了萬般的委屈,眼眶裡泛著淚水,一個弱者的形象瞬間被她生動的演繹了出來。

“怎麼了,又有誰欺負你嗎?”南宮博陵笑著道,對於這個女兒,他還是比較喜歡的,畢竟是個女生,理所當然的應該受到更多保護。

“爸,我不止被人欺負了,而且他連你都不放在眼裡。”雅兒說道。

聽到這句話,南宮博陵心裡有一種不詳的預感,這裡可是屬於他的島,怎麼可能有人不把他放在眼裡呢?

當然,這得除了韓三千之外。

“怎麼回事。”察覺到事情苗頭不對勁,南宮博陵沉聲問道,同時心裡也在祈禱,雅兒的事情,千萬不要和韓三千有關,要是得罪了韓三千這位神一樣的人物,對南宮博陵來說可不是好事。

“今天一早,我去了沙灘,看到一個陌生人,我去教訓了幾句,冇想到他完全冇有把我放在眼裡,而且……而且他還說,即便是你,也不敢在他麵前放肆,爸,咱們島上,怎麼會有這麼目中無人的傢夥,而且還是一個小屁孩。”雅兒滿臉埋怨的說道。

聽到這些話,南宮博陵幾乎已經可以確認雅兒口中的人正是韓三千,這讓他眼神裡飄出了一絲怒火。

雅兒看到這種情況,一臉自得,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,卻讓她目瞪口呆。

南宮博陵揚手,重重的一巴掌打在雅兒臉上。

“爸,你……你為什麼打我?”雅兒耳朵裡嗡嗡作響,不可思議的看著南宮博陵。

“這座島上,你可以去得罪任何人,但是除了他。”南宮博陵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雅兒傻眼了,難不成那個小屁孩,真有這麼厲害,就連父親都不敢得罪他嗎?

“跟我走,馬上去給他賠禮道歉,如果他不能原諒你,從現在開始,你隻能離開這裡,自生自滅。”南宮博陵說道。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