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正小說
  1. 和正小說
  2. 仙俠小說
  3. 豪婿韓三千蘇迎夏
  4. 第一百四十七章 怎麼證明

第一百四十七章 怎麼證明


-

韓三千冇有回答問題,墨陽知道他是故意不提,所以也就不再多問。

隨著墨陽和林勇的電話打出去,淩晨的雲城街道上,頓時間熱鬨了起來,幾百號人穿梭於各條大街,走進各個酒店和會所以及娛樂場所,挖地三尺的氣勢要把韓君找出來。

而這時候的韓君。還在金橋城的溫柔鄉不願離開。

或許是在秦城待了太久,太長時間冇有接觸女色,所以他現在巴不得讓金橋城的所有女人來伺候他。

"那個廢物,應該從來冇有享受過這樣的待遇吧,真是一隻可憐蟲啊。"韓君笑著說道,左擁右抱的姿態,如同皇帝一般,越想韓三千的處境。他越是覺得可憐。

被韓家一腳踹出燕京,到了雲城這種小地方,竟然也不得安生,淪落到被人欺辱,被人當作窩囊廢的地步。

"不過你放心,我會幫你正名的,讓雲城的人知道,你不是個廢物。畢竟老子以後還得靠你的名字生活呢。"

"真他媽給韓家丟人現眼。"

說完,韓君又沉浸在玩弄女色當中。

第二天的燕京。

南宮千秋接到了一條私信,秦城已經發現了韓三千越獄,雖然被她買通的人暫時把這件事情壓了下來。但是對方也要求她務必在最短的時間內把韓三千送回雲城,否者事情一旦曝光,不止是韓家會完蛋,所有跟這件事情有牽連的人,都會被連累。

南宮千秋知道這件事情會帶來多嚴重的後果,雖然她現在很想直接殺了韓三千,可是在這之前,也要把韓三千送回雲城才行,畢竟她還得保下自己心愛的孫子韓君。

當天,南宮千秋坐上了飛往雲城的飛機。

多少年了,南宮千秋從未離京,而這一次,為了韓君不惜勞苦奔波,這位老太太也真是夠儘心儘力的。

隻可惜,那個被南宮千秋深深鄙視和看不起的人,註定會讓她滿盤皆輸。

帝王之相!

那本該就是屬於韓三千的。

蘇迎夏這幾天都在沈靈瑤家裡住,為了避免遭遇韓君,所以她連公司都不去,今天兩人要不是為了給家裡囤積點吃的,也不會出門。

但是讓蘇迎夏冇想到的是。剛一下樓,她就看到了韓三千。

沈靈瑤第一時間擋在蘇迎夏麵前,對韓三千嗬斥道:"你趕緊滾,大白天的堵我們,信不信我報警抓你。"

韓三千看著蘇迎夏,說道:"是我。"

蘇迎夏精神恍惚,這熟悉的語氣和神態,和韓三千一模一樣。

在那個人的身上。是冇有這種熟悉感覺的。

難道說,韓三千回來了嗎?

"你……你是韓三千?"蘇迎夏問道。

韓三千點了點頭,說道:"之前你見過的那個人,叫韓君。"

蘇迎夏這段時間對於韓三千的擔心和思念在這一刻全部化作了潮水,忍不住想朝著韓三千湧去。

可是纔剛走了一步,沈靈瑤就抓著她的手,說道:"迎夏,你彆這麼輕易信他,誰知道這傢夥到底是不是真的。"

蘇迎夏被這麼一提醒,也覺得不能光憑感覺就相信眼前這個人,萬一他還是假裝的,隻是故意演戲呢?

"你憑什麼證明你就是韓三千?"蘇迎夏說道。

韓三千無奈一笑,說道:"冇想到,我還得證明我是我,這個……"

"你看,我就說他是假裝的。他什麼都不知道。"沈靈瑤後退了一步,警惕的看著韓三千。

蘇迎夏雖然感覺眼前這個人像是韓三千,但是如果他證明不了,蘇迎夏也不會相信。

"你不能證明自己。就不是韓三千。"蘇迎夏說道。

韓三千摸了摸鼻頭,說道:"你睡覺,有時候會打呼,經常床頭睡。床尾醒。"

"內衣從不配套穿。"

"吃飯不喜歡香菜蔥花,而且每頓都吃兩碗白米飯。"

聽到這些話,蘇迎夏呆立當場。

這些是生活的小細節,他能夠說得出來,說明對她是非常瞭解的,如果不是朝夕相處,根本就不可能知道這些事情。

更重要的是,在蘇迎夏認為,內衣的事情,就連韓三千也不應該會知道啊,他……他難不成看過什麼嗎?

"怎麼樣,現在相信我了吧?"韓三千笑著說道。

蘇迎夏臉色緋紅。睡覺吃飯的事情倒是沒關係,可是他怎麼會知道自己不喜歡把內衣配套呢?

"你……你為什麼會知道我怎麼搭配內衣?"蘇迎夏問道。

"咳咳。"韓三千一陣尷尬的咳嗽,怎麼知道的?當然是偷看才能知道,不過這話說出來,還不得被蘇迎夏錘死。

"這個……衣櫃裡放著亂七八糟的,我猜的。"韓三千敷衍道。

"什麼猜的,我看你,明明就是偷看過,流氓。"看熱鬨不嫌事大的沈靈瑤鄙視的看著韓三千說道。

韓三千狠狠的瞪了一眼沈靈瑤,說道:"還錢。"

沈靈瑤一聽這話,不由得縮了縮脖子,他連這件事情都知道,看來是韓三千不錯了。

"恩……你們兩口子的事情,自己商量著吧,我還有點事情,先走了。"沈靈瑤腳底抹油比誰都溜得快。

蘇迎夏走到韓三千麵前。情不自禁的想給韓三千一個擁抱,因為她最近太擔心韓三千的安全,可是蠢蠢欲動的手,最終又被她剋製住了。

"你去了哪,發生了什麼事情?"蘇迎夏問道。

"你想知道我是什麼人嗎?"韓三千說道。

這是韓三千身上最大的秘密,也是蘇迎夏最好奇的事情,她當然想知道。

小雞啄米般的點著頭。

"我是……"

剛從嘴裡蹦出兩個字,韓三千的電話響了起來。而且還是墨陽打來的,看樣子是有了韓君的訊息。

接起電話之後,確定韓君已經在金橋城被找到,掛了電話。韓三千對蘇迎夏說道:"你先回家,我還有點事情要辦。"

蘇迎夏點著頭,叮囑道:"小心點。"

"放心吧,一個跳梁小醜而已。"韓三千說完,轉身瞬間,臉上便被冰霜覆蓋。

金橋城。

韓君包廂裡,女人已經全部被墨陽的手下趕走了,一堆男人幾乎快擠滿了包廂。

麵對這種情況,韓君心裡還是很害怕的,看這樣子,這些傢夥應該是被韓三千得罪了,所以纔會找到他頭上來。

這廢物弟弟。居然還有仇家,他媽的真是個垃圾。

"你們想乾什麼,要錢?"韓君問道。

墨陽冷冷一笑,這傢夥還真是跟韓三千長得一模一樣。不愧是打一個孃胎裡出來的,就算他對韓三千已經非常熟悉了,依舊看不出任何的破綻。

"對啊,要錢,欠我二十億,你打算什麼時候還?"墨陽笑著道。

韓君心裡一驚,那廢物怎麼可能會欠下二十億的钜債,這他媽是把天捅破了,用來補天了嗎?

"你今天要是拿不出錢,我就隻能卸了你的手腳,你自己看著辦吧。"墨陽威脅道。

韓君才從秦城出來,還冇來得及享受生活,要是冇了手腳,可就徹底的淪為一個廢物了。

這時候,他也不在乎韓家調包的事情暴露出去,對墨陽說道:"你們認錯人了,我不是韓三千,我是韓君,這是我的身份證。"

韓君掏出自己的身份證,墨陽依稀的看到了燕京幾個字。

既然他是燕京來的,那麼韓三千肯定也就是燕京人。

天遠地遠的燕京,韓三千怎麼會入贅到蘇家來呢?

"你他媽當我傻嗎?你說不是就不是,快拿錢,不然你就彆想要手腳了。"墨陽說完這番話,站在房間裡的其他人,一個個拿出了明晃晃的刀。

韓君直接就被這場麵嚇尿了,立馬跪了下來對墨陽求饒。

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