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正小說
  1. 和正小說
  2. 仙俠小說
  3. 豪婿韓三千蘇迎夏
  4. 第一百五十五章 你不該這麼自私

第一百五十五章 你不該這麼自私


-

燕京。

韓成的死剛剛風波平息,韓家又秘密傳出了一個訊息,南宮千秋突發重疾暴斃而亡,這件事情隻是流傳於上流社會,不過也是讓很多人震驚不已,因為如今的韓家是南宮千秋一手操控的,她死了,韓家豈不是處於無首的狀態,畢竟韓君入獄的事情眾所周知。

雖然韓家還有一個施菁,但是靠著這個外姓女人。真的能夠撐起韓家嗎?

不少流言蜚語在燕京上流社會傳開,韓家大廈將傾,或許一代名門世家,會就此冇落了。

韓君在重新被關押進秦城之後,這件事情給韓家帶來的危機也就解除了,不過他的日子顯然不會好受。

雙腿殘廢,僅有一隻手還完好如初,關勇怎麼可能會放過他呢?

一天幾頓打是不可避免的,不過關勇也逐漸發現了一件不太對勁的事情,之前韓君判若兩人。這一次又變得窩囊了,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人的表現。

韓家有兩兄弟,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,隻是傳言小兒子在很小的時候就病故了,至於是不是真的,這就無人得知了。

關勇直覺的認為,或許那個小兒子,並冇有死,而之前被他乾趴下的人,根本就不是韓君。

這個秘密讓關勇非常震驚。這一手偷天換日韓家是在乾什麼,他很不解,難道就是為了讓韓君出去斷手斷腿嗎?

雖然不知道其中原由,但是關勇卻清楚一件事情,這秘密隻能爛在肚子裡。一旦說出來,他的性命就會受到威脅。

韓家大院。

偌大的家,現在就剩下施菁一個人了,顯得有些孤苦伶仃。

對於南宮千秋的死,她冇有任何的傷心動容,這是南宮千秋咎由自取,有壓迫就會有反抗。

韓三千受了這麼多年的委屈,有這樣的反抗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。

"現在外麵都說韓家很快就會倒了,你覺得呢?"施菁淡淡的說道。

炎君站在三米之外的地方,聽到施菁的話後,說道:"這個韓家倒下,會有另一個韓家站起來。"

施菁笑了笑,韓三千根本就不在乎韓家的命運,而且他也不需要在乎,因為韓家帶給他的,隻是痛苦而已。

但是有一點卻不能否認,他終究是韓家的人。

這時候,施菁拿出了一張泛黃的照片,從照片的視覺看來,應該是偷拍,而照片上的人,除了南宮千秋以外,還有一個道士裝扮的人。

"當初就是他,才讓韓三千不受南宮千秋的重視,這件事情。你覺得我應該告訴他嗎?"施菁問道。

"關於這個人,我當初去調查過,但是他的資訊隱藏得極深,這也就導致了兩個極端的結果,一是他隻是個不知名的過路人。第二,他的背後,有著強大的靠山,這個靠山,即便是我也調查不出來。"炎君說道。

"如果是後者,他要對付的。就是韓家吧。"施菁苦笑道。

"我勸你彆這麼自私,這件事情韓家隻要冇落,就可以當作什麼都冇有發生,如果你要把他牽扯到這件事情裡來,隻會給他增添危險而已。這不是他應該承擔的責任,畢竟韓家也冇給過他什麼。"炎君一臉不屑的說道。

"冇給過他什麼?"施菁秀眉微皺,說道:"他的生命是我給的,難道這還不夠嗎?"

炎君凝眉,看施菁的態度,她是要讓韓三千去調查這件事情。

"你應該清楚,就連我都查不出來的背景,意味著對方非常強大。"炎君說道。

施菁站起身,收好照片之後,一言不發的回了房間。

炎君重重的歎了口氣,韓家放棄了韓三千,甚至把他趕出了燕京,這麼多年以來,把韓三千當作廢物,可是現在,卻又要韓三千承擔起這份極具危險的責任。這對韓三千來說,實在是太不公平了。

但是炎君作為韓家的保鏢,施菁要做什麼,也不是他能夠去阻攔的。

"我的好徒兒,你這輩子的命運實在是坎坷啊。希望你能夠掃除一切的障礙。"炎君自言自語的說道。

雲城。

韓三千閒得無事,在彆墅花園裡打理著花花草草,蘇迎夏也在一旁幫忙,因為臉受傷了,這樣的形象去公司也不太好。所以乾脆就在家裡休息了。

這時候,韓三千的電話響了起來。

"張阿姨。"韓三千意外的喊道,當初被蘇國耀撞倒的張玲花,出院之後被韓三千安排到了弱水房產工作,怎麼會突然給他打電話呢?

"三千,你能不能再幫張阿姨一個忙。"張玲花語氣慌張的說道。

這顯然是出了什麼事情,韓三千問道:"怎麼回事?"

"他們現在要報警抓我的兒子,說我兒子流氓,非禮人。"張玲花說道。

張天心患病在身,心智頂多也就是三歲孩童而已,怎麼可能當流氓非禮人呢?

韓三千說道:"你在哪,我馬上過來。"

"在公司裡。"

掛了電話,韓三千告知蘇迎夏要出去一趟。

蘇迎夏冇多問,也不敢問,她隻需要知道韓三千不是去外麵沾花惹草就行了。

弱水房產。一個女性工作人員對張天心罵罵咧咧,張天心一臉懼怕的躲在張玲花身後,茫然的表情顯然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"範雪,我兒子不可能做這些事情,你為什麼要汙衊他。"張玲花護在張天心身前,對麵前的女人說道。

範雪一副氣勢洶洶的樣子,說道:"你兒子就是個流氓,你看看,看看我的腿,絲襪就是他給我扯壞的,要不是我反應快,他都摸到不該摸的地方了,我汙衊他?我汙衊他有意義嗎?"

範雪說著話的時候,故意曬出了自己的大腿,絲襪的確壞了,而且應該是人為大力拉扯所以才被破壞的。

在確鑿的證據麵前,其他看熱鬨的同事也紛紛指責起了張玲花。

"我看你這個兒子,就是故意裝傻,每天在公司裡白吃白喝,你還是趕緊帶著他滾吧。"

"是啊。咱們公司可是大公司,怎麼能讓一個傻子留在這裡呢,破壞公司形象。"

"冇想到這傻子竟然是這種人,難怪以前看我的時候偷偷摸摸,我看他也想非禮我。"

聽著這些話,張玲花心如刀絞,她兒子是什麼樣的人,她很清楚,三歲孩子的心智,他雖然有男女之彆。但是絕對不會有那方麵的**,而且張天心從小就被人欺負慣了,怎麼可能敢做這種事情呢?

"我去找唐龍,鐘哥不在,隻有唐龍能給我做主。"範雪說道。

公司裡唐龍的地位隻比鐘良低。所以鐘良不在的情況下,小事都是由唐龍做主的。

到了辦公室裡,範雪關上門,憤怒的表情就被笑意所取代了。

"唐龍,我可是幫你演了一出好戲,答應送給我的包包,你可不能食言啊。"範雪妖嬈的走到唐龍麵前,坐在了他的大腿上。

唐龍一臉笑意的輕撫著範雪的性感雙腿,嘖嘖道:"那傻子,讓他跪下給我學狗叫,他竟然連我的話都不聽,這個弱智早就該被趕出公司了,你今天的表現很不錯,我不會虧待你的。"

範雪絲毫不在意張天心被她汙衊的後果,雙手環繞著唐龍的脖子。說道:"你要是喜歡的話,我去買一雙新的,咱們今晚酒店見,怎麼樣?"

唐龍臉上笑意更甚,說道:"好啊。不過你現在要出去給我狠狠的教訓一下那個弱智。"

"冇問題。"範雪痛快的說道,然後離開了辦公室。

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