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正小說
  1. 和正小說
  2. 仙俠小說
  3. 豪婿韓三千蘇迎夏
  4.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他就是可以做到

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他就是可以做到


-在這件事情上,刀十二知道自己差點因為衝動而誤了大事,所以在韓三千麵前,他連頭都不敢抬一下,生怕韓三千責怪自己。

不過對此韓三千並冇有一點責怪之意,因為他清楚。刀十二這麼做,也是因為關係他的安危,在這種情況下,他又怎麼可能會怪刀十二呢。

"沒關係,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,不過以你們現在的境界,最好不要太沖動,以後遇到任何事情,也不要隨意出頭。"韓三千對刀十二說道。

刀十二冇有說話。隻是默默的點著頭。

"對了,這次究竟是什麼情況?"墨陽雖然在城主府對這件事情已經做了一些瞭解,但具體是怎麼回事。他還是不夠清楚,而且帝尊方麵突然撤銷了對韓三千的通緝,也讓墨陽感到有些奇怪。

"殺我的人,是迎夏家族派來的,不過現在已經解決了,我的朋友,已經殺了他。"韓三千說道。

"朋友?"墨陽一臉質疑的看著韓三千。

據墨陽所知,韓三千並冇有八方世界的強者朋友,而他口中的朋友。又怎麼可能對付得了八方世界而來的強者呢?

"汙中生友?"墨陽懷疑道。

"怎麼,你該不會認為我有這種實力吧。"韓三千無奈的說道。

如果韓三千真有這麼強,他不至於對他們隱瞞。

所以墨陽搖了搖頭,否定了韓三千說的話。

"我的這個朋友,曾經也是八方世界的厲害人物,不過它正巧在軒轅世界,所以才和我認識了。"韓三千解釋道。

"你這次來,該不會是離彆來的吧?"墨陽本就覺得韓三千突然出現在龍雲城有些奇怪,聽了韓三千的話之後,做了一個大膽的猜測。

雖然他覺得韓三千現在去八方世界並不是一個好的時機,可是以韓三千的性格,他是完全能夠做出這件事情來的。

畢竟韓三千為了蘇迎夏,什麼事情都乾得出來,而且他留在軒轅世界,境界也不可能做出太大的突破。唯有去八方世界,纔有機會讓自己變得更強。

"不錯。"既然已經被墨陽猜出來了,韓三千也就順勢承認了自己的目的。

他的確要離開軒轅世界。因為留在這裡,他已經冇有變強的空間。

八方世界雖然危險,但韓三千想要變強,就必須要踏出這一步。

他不能讓蘇迎夏等得太久,也不能讓韓念一直被囚禁下去。

聽了韓三千的話之後,墨陽三人都沉默了下來,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。

他們心裡都認為韓三千現在去八方世界非常危險,不是好時機。

但同時他們心裡也明白,這是韓三千遲早要麵對的事情。而且他本身也是不原意逃避的。

留在軒轅世界,的確可以保證他的安全,可是這種安全。也並非韓三千想要的啊。

"你想清楚了嗎?"沉默了許久之後,墨陽沉聲問道。

"這是我必須的選擇,也是我必須要麵對的事情。"韓三千說道。

墨陽深吸了一口氣,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,攀著韓三千的肩膀說道:"我們可還從來冇有痛快的喝一場,今天你可彆當縮頭烏龜。"

韓三千訕訕一笑,說道:"你這箇中年大叔,難不成還想跟我一個小夥比?"

墨陽聽了這話不服氣了,拍了拍胸脯說道:"論喝酒,我還從來冇有怕過誰,年輕有什麼用,我讓你趴桌底下,你就得老實的趴著。"

"嘴挺厲害,就是不知道有冇有真本事。"韓三千笑道。

墨陽路過刀十二身邊的時候,踹了一腳刀十二。說道:"你還愣著乾什麼,高興點不行嗎,咱們痛痛快快的喝一場。"

刀十二心裡是擔心韓三千的安全。所以才提不起勁,但他知道,在這種氣氛之下,如果他死拉著一張臉,肯定會破壞氛圍,所以隻好勉強擠出了一絲笑意。

三人大白天便開始在酒桌上推杯換盞。這是三人頭一回喝酒,也是最為儘興的一次。

由柳芳照顧三人,三人毫無顧忌的暢飲。

此刻的八方世界。蘇迎夏還被關在房間裡,由專人把守。

她知道,扶天已經派扶冷去了軒轅世界。當扶冷找到韓三千的時候,這將是對韓三千致命的打擊。

但是蘇迎夏心裡,卻並冇有太多的擔心。儘管她知道韓三千九死一生,但她也不能因此而妥協扶天,這種背叛韓三千的行為。還不如韓三千死後,她踏上黃泉之路,再去尋韓三千的身影。

正當蘇迎夏在房間裡發呆的時候。房門突然被推開了。

扶離神色淡然的走了進來。

由於門口有守衛,所以在關上門之前,扶離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。

而關上門之後,扶離便恢複了正常神態。

"你來乾什麼?"蘇迎夏問道。

"扶冷死了。"扶離不說話則以,開口便是驚雷。

蘇迎夏不敢置信的望著扶離,雖然她也曾幻想過事情會以這種方式結束,但蘇迎夏很清楚扶冷死的概率有多率,這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。

而韓三千,又把不可能變成了可能,創造了奇蹟!

"訊息準確嗎?"蘇迎夏沉聲問道。

"扶天正在大發雷霆,你說能不準確嗎?"扶離說道。

蘇迎夏臉上突然露出了燦爛笑容,說道:"他本身就是一個善於創造奇蹟的人,所以我一點都不覺得奇怪。"

"可你不覺得這件事情很奇怪嗎?以他的實力,怎麼可能殺得了扶冷。"扶離皺著眉頭說道,直覺告訴她,這件事情並不簡單,因為韓三千和扶冷之間的實力相差十萬八千裡,這絕不是韓三千可以做到的。

"有什麼好奇怪的,難倒他就不可以殺了扶冷嗎?"蘇迎夏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說道。

"你不用在我麵前裝鎮定,其實你心裡也覺得很奇怪吧。"扶離說道。

"冇有啊,我真的不覺得奇怪,因為我相信他可以做到,他就是可以做到。"蘇迎夏一臉坦蕩的說道。

這的確是一件值得奇怪的事情,但發生在韓三千身上,蘇迎夏就不會想那麼多。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