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正小說
  1. 和正小說
  2. 仙俠小說
  3. 豪婿韓三千蘇迎夏
  4. 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 八荒天書

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 八荒天書


-

“砰!”

一聲悶響,在虛幻與真實難以分辨的快多下落中,在韓三千整個人還冇有反映過來的時候,他的身體忽然毫無防備的重重砸在地麵。

緊接著,韓三千眼前一黑,直接暈了過去。

韓三千硬是在青青的地麵上,砸出一個足有兩米餘深的巨坑……

再醒來的時候,韓三千已經不知道多了多久,隻是,地麵上的草已經枯萎,放眼望去,一眼無垠,在陽光的照射下,如同黃金遍野。

此時,天空懸掛著的陽光金黃帶紅,已是夕陽好,然是秋風起。

搖晃著摸摸腦袋,韓三千感到頭痛欲裂:“這是哪?”

從坑洞裡爬出來,韓三千活動了下筋骨,好奇的望向四周,這裡,就是無儘深淵的底部了嗎?!

“真是命夠大的,從那麼高的地方落下,我韓三千也冇死?”韓三千心有餘悸的抬頭望了眼天空,不知是福是禍。

“這是什麼?”忽然,韓三千赫然發現,在坑洞的旁邊,立有一個石碑,不大,二十厘米左右。

上麵赫然用一種很奇怪,但很飄逸的字體寫著三個大字:天書界。

“麟龍,你還活著冇?死不了的話,告訴我一下,什麼是天書界?”望著這塊石碑,韓三千眉頭微皺。

“那上麵有字嗎?”麟龍弱弱的問了一句。

“有!”

麟龍頓時奇怪非常:“為什麼你可以看到我看不到的東西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莫非是真浮子給我的那道天眼符?”韓三千奇怪的道。

麟龍點點頭,喃喃片刻,問道:“這真浮子究竟是何方神聖?給一道符而已,竟然可以讓你看到不一樣的東西?而且,還可以讓我們從無儘深淵裡出來?”

麟龍的話,其實也是韓三千所正在考慮的,這老道士隻是給一道黃符而已,可居然如此的神奇。

他真的隻是個道長這麼簡單嗎?

就在此時,天空中忽聞一聲朗聲,喜悅有佳:“一億七千年零四十一天,這裡,終於有了新的客人,小朋友,你好啊。”

“誰?!又是誰在說話?”

“真浮子,是你嗎?”

聽到聲音,韓三千頓時著急的望向東張西望。

“不必找了,這天是我,地是我,空氣是我,樹木是我,一切都是我,我即是這裡的一切。”空中朗朗而笑。

“那你到底是誰?”韓三千皺眉道。

“我?我叫天書,八荒天書。”

韓三千不解,麟龍卻突然猛的大驚:“什麼,你是八荒天書?”

天空中微微一笑:“正是。”

韓三千內窺此時的麟龍,卻分明看到他整個人麵色蒼白,顯然震驚萬分,就連身子也在微微的顫抖。

“麟龍,怎麼了?”韓三千皺眉道。

麟龍淒慘一笑:“三千,我真不知道該說你是走了狗屎運,還是該說你倒了大血黴,你知道八荒天書是什麼東西嗎?”

韓三千不解搖搖頭。

“八荒天書,傳說是八方世界誕生之時便存在的一種神物,上麵記載著八方世界所有真神的名字,無論過去,現在,亦或者將來,所以,又叫封神冊。但可惜,這東西是個不詳之物,傳說中,所有遇見過它的人,最終都難逃一死,加之它本身亦正亦邪,所以,這幾千萬年來,大家都將它淡忘了。”麟龍解釋道。

聽完這些話,韓三千有點憂心忡忡,看來自己遇見它,確實不知是走運還是不幸。

“小蛇啊,你這就是誤解我了,不配得到我的人,自然就是該死,這是正常不過的結果,怎麼能說這是不詳呢?其次,人生在世,正正邪邪,邪邪正正,什麼是邪,什麼是正,誰人又分的清楚呢?”聲音轟然一笑,並不生氣麟龍所言。

“不過,客人來了,便是來了,依照我待客規矩,先來壺茶,好嗎?”

話音一落,周遭世界突然扭曲,接著,整個世界風雲色變,在轉瞬即逝之下,整個世界忽然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森林。

韓三千還冇適應過來,周遭忽然一動,身邊所有的樹木如同一群狼一樣,扭動著身軀,樹枝化成長手,瘋狂的朝著韓三千撲來。

韓三千不敢掉以輕心,提著手中的玉劍,對準衝上來的樹乾,直接躍身飛斬!

“刷!”

樹乾頓時被一劍斬成兩半!

“什麼?”

但讓韓三千想不到的是,剛剛被韓三千砍成兩段的樹乾,此時卻突然之間又重新連接了上來。

媽的,這些樹乾竟然可以再生,而且是瞬間再生!

冇有時間多想,周圍的樹木此時密密麻麻如同蜘蛛網一般,又一次朝著韓三千攻去。

這一過去,便是一個時辰,韓三千氣喘籲籲,精疲力竭,但周遭的樹木不僅冇有絲毫的減少,甚至就連一片樹葉,也未有減過。

這些東西,根本就斬之不儘的。

就在韓三千惱火非常的時候,突然之間,整個世界又一次的扭曲了。

他有些反映不過來的立在中間,死死的盯著劇變的世界。

“刷!!”

“吼!”

突然,一陣水響,天空之上如同有大海一樣,然後被翻轉過來,傾盆而下,漫天之水忽從天上襲落,巨浪之中,更有浪花成龍,撕吼著便朝著韓三千衝下來。

韓三千心頭一陣罵娘,手中死死的握著自己的長劍,對準那些水龍直接攻去。

但幾乎如同韓三千所料想的一樣,這些水龍和那些樹木完全相同,根本就是揮之不去,斬之不儘。

任憑韓三千空有一身修為,可是麵對這些看似防守極弱,實際上卻不斷重生的玩意,真的是一拳打在棉花上,渾身都是冇勁的。

很快,天空上的水便距離壓頂韓三千已經越來越近,水龍被斬斷的時候總會迸射一些水花,而這些水花,早已讓韓三千混身濕透,防佛穿著衣服在水裡遊了一圈似的。

“這他媽的有樹,有水,還真的是一壺好茶啊。”韓三千猙獰一笑,氣到肺疼。

“茶喝了,就來點叫花雞,你看如何?”天空中,那聲音忽然再次出聲。

叫花雞?!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