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正小說
  1. 和正小說
  2. 仙俠小說
  3. 豪婿韓三千蘇迎夏
  4. 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念兒!

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念兒!


-"媽媽!爸爸呢?我們不是出來找爸爸的嗎?"

就在這時候,一個小小的身影,步履蹣跚的走了過來,懸崖上地勢複雜,她一跳一走,艱難極了。

聽到喊聲,扶搖回過頭,看著韓念來到身邊。一雙小手,緊緊的抱著扶搖的大腿,儘管因為地勢太高,眼中有些明顯的懼意,可依然咬著小牙,堅持著。

身為韓三千和蘇迎夏的孩子,韓唸的年紀雖然不大,但骨子裡卻將韓三千和蘇迎夏的堅韌繼承的完完整整。就算如此之高的地方,就算寒風凜冽的刺骨,但有媽媽在的地方,韓念就會跟著一起,隻要可以找到爸爸。韓念便不會猶豫。

看著幼小而又童真的韓念,失魂的蘇迎夏此時眼裡纔有了光彩和溫柔,輕輕的將韓念抱在手上,望著懸崖。蘇迎夏滿眼儘是悲傷:"念兒,你想爸爸嗎?"

"媽媽,念兒很想爸爸,爸爸說過,要陪念兒一起玩耍的,爸爸什麼時候回來呀?"

"爸爸不回來了。"蘇迎夏滿麵悲傷,淚水也跟著輕輕的滑落,轉而,她輕輕苦笑:"不過,我們可以一起去找爸爸,念兒好嗎?"

"好!"念兒乖乖的點點頭。

蘇迎夏摸了摸念兒的腦袋,輕輕的往前走了兩步。

"扶搖。不要!"

扶天焦急的從後方趕來,他的身後,還有一幫正道諸雄。

"扶天啊,扶搖可是扶家的根本,如果冇了扶搖的話,扶家不僅會失去三大家族的位置,甚至,連個小家族都當不上,這又是何苦呢?趕緊交出韓三千吧。"敖永冷聲說道。

"說的冇錯,交出韓三千,我們也隻是想和他來一場公正的比武而已,扶天你藏著掖著,莫非是想獨吞盤古斧嗎?"

"盤古斧雖強,可是彆忘記了,扶家的根本是扶搖,若是冇了扶搖,你拿著盤古斧又能如何?"

一幫群雄頓時討伐而起。

扶天冇有理他們,而是望著扶搖,難受的大吼道"我根本就冇有將韓三千藏起來啊。"

韓三千冇了,扶搖再冇了的話。這簡直比殺了扶天還要難受。

"扶天,你到了這時候還在狡辯,誰不知道你扶天的狼子野心,又想拿到盤古斧。又想孕育真神,目的,就是想你扶家一統八方世界,我說的對嗎。"敖永冷聲喝道。

此話一出,陸若軒的眼中頓時冒出一股殺意。

也正是因為考慮到這事,所以藍山之巔纔會和永生海域突然聯手施壓扶家參加比武大會,更是在扶家出發後不久,兩大家族聯合進攻扶家,將扶搖和韓念抓走。

於藍山之巔和永生海域而言,他們不允許扶家如此野蠻生長,成為超越他們的存在,所以。在必要的時候,他們也會合作。

三大家族間冇有永恒的朋友,也冇有永遠的敵人,隻有利益。

"我冇有。我冇有,我真的冇有!"扶天惱火非常,他此時纔在人生當中第一次體驗到被人冤枉的感覺,原來真的難受至深。

"好啊,若是韓三千真的掉進了懸崖,扶搖,我早就聽說你們夫妻情深,索性,一起陪他吧,起碼也不枉費韓三千單槍匹馬獨闖天龍城來找你啊。"敖永冷聲道。

"嗬嗬,敖主管,您這話就不對了,所謂夫妻本是同林鳥,大難臨頭各自飛,韓三千死了,那不過是死了個蔚藍星球的廢物而已,人家扶搖可是一代女神,又怎麼會放在心上呢。"敖永身旁的嘍羅輕聲嗤笑道。

扶天點點頭,可憐巴巴的望著蘇迎夏:"扶搖,他說的對啊。韓三千到底是個地球人而已,他在扶家的這段日子裡,我也對他不錯,扶家對的起他了。他也該瞑目了。你可千萬不要做傻事,整個扶家的未來,可都在你身上啊。"

"如果你交不出韓三千來,你以為,扶搖有選擇嗎?"

就在此時,陸若軒突然冷聲而道。

此話一出,不僅扶天一驚,就連一旁的敖永也是微微一驚。因為這顯然與他們最初的設想完全不一樣。

他們隻是想利用扶搖逼迫扶天交出韓三千而已,冇想過要殺死扶搖,畢竟,如果扶搖死了。而韓三千死了,扶家也就此倒下的話,對永生海域而言,意義不大。

他們要的。隻是扶家弱一些,弱到冇有選擇,然後不得不成為他們永生海域的一條狗,然後。永生海域便可以利用這隻狗,加上自身的實力,壓製藍山之巔。

但顯然,陸若軒考慮的並非這些。作為如今三家裡的最強者,藍山之巔自然更多的有恃無恐,他們要做的隻有兩點,一是不能讓其他兩大家族有橫飛的機會。二是阻止兩大家族的聯手。

隻要卡住這兩點,藍山之巔便可以越坐越大,甚至將來吞掉這兩大家族,成為八方世界的真正掌控者。

所以,在看不到韓三千屍體的情況下,最穩妥的情況,便是親眼看著扶搖死去,隻有這樣他纔可以保證扶家不可能坐擁兩大翻盤的機會,藍山之巔纔可繼續坐穩第一把交椅。

自然了,即便韓三千死了,能藉著今天這個藉口逼死扶搖,讓扶家徹底完蛋,對藍山之巔來說,也是最好的機會,畢竟,這樣直接就少了個競爭對手,而落單的永生海域,也是遲早被吞的結局。

作為藍山之巔最器重的少爺,陸若軒當然不是隻靠自己的翩翩玉臉,更靠的是超群的天賦以及極深的城府。

扶天身體因為憤怒而微微發抖,可是,他敢怒不敢言。

敖永剛想說話,此時,陸若軒卻突然身上猛然能量大散,轟然一震,竟將敖永直接震開。

這一舉動,頓時讓所有人驚訝非常,畢竟能在場的人,幾乎全是八方世界的好手,尤其是永生海域的敖總管,可竟然一樣被陸若軒一震震退,這到底是怎樣的恐怖修為。

"這裡有你一個奴才說話的資格嗎?"陸若軒冷冷一喝。

"你!"

"扶搖,念你是女神的份上,我給你留最後的體麵,不要逼我動手。"陸若玄冷聲喝道。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