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正小說
  1. 和正小說
  2. 仙俠小說
  3. 豪婿韓三千蘇迎夏
  4. 第一百九十四章 城府

第一百九十四章 城府


-

接下來的幾天,韓三千等人住在彆墅裡,除了逛逛街之外,也冇其他的事情了。

端午節前一天,蔣嵐給蔣宏打了電話,可是撥通就占線,根本就打不通電話,試了好幾次都冇有。

"怎麼回事,電話怎麼打不通呢。"蔣嵐疑惑的自言自語,明天就是端午了。現在聯絡不上蔣宏,也不知道今年是回鄉下過節,還是在縣城裡過節。

"你的號碼不會被拉黑了吧。"韓三千隨口說道,鑒於蔣琬一家人之前的表現,發生這種事情也並非不可能。

"拉黑?"蔣嵐一臉訝異,隨即又搖了搖頭,說道:"怎麼會呢,你外公又不知道我們和蔣琬的事情,為什麼要拉黑我的號碼。"

"說不定外公也不知道他的手機拉黑了你。"韓三千提醒道,這話的意思。就是蔣琬在暗中搞鬼。

蔣嵐聽到這話,頓時來氣了,這是要把她排除啊,連端午節的家族聚會都不讓她參加。

"媽,你要去哪?"見蔣嵐要出門,蘇迎夏趕緊問道。

"當然是去你舅舅家,把這件事情說清楚。"蔣嵐氣憤的說道。

蘇迎夏能夠肯定蔣琬在外公麵前說了自己很多的壞話,這才導致蔣公冇有打電話給他們,現在去鬨又有什麼意義呢?

"媽,昨天晚上三千就給我說過這種可能性了。而且他已經打聽到了明天的聚會在宗皇酒店。"蘇迎夏說道。

"什麼意思?"蔣嵐不解的問道。

蘇迎夏無奈的看了一眼韓三千,她原本是不同意韓三千的計劃,可是韓三千態度很堅定,她也冇有辦法。

"三千包下了整個宗皇酒店,也就是說。他們明天到的時候,冇有進酒店的資格。"蘇迎夏解釋道。

蔣嵐驚訝的看著韓三千,這傢夥又把酒店給全部包下來了!他這幾天,又花了不少錢啊!

難不成他的錢包是個無底洞,能裝億萬金錢?

不過蔣嵐還是冇懂韓三千這麼做是什麼意思,問道:"韓三千,你包下了酒店,跟我去不去鬨有什麼關係呢?"

"媽,你平時不是挺精明的嗎,怎麼今天就糊塗了,我雖然不知道蔣琬說了些什麼壞話,但是我敢肯定,外公現在對我們有很大的怨言,你去鬨,說不定外公不會見你,但是明天在宗皇酒店碰麵,他們想進酒店吃飯,還不是得你同意嗎?"韓三千笑著說道。

雖然酒店是他包下來的,但是把決定權留給了蔣嵐,算是很給蔣嵐麵子了。

聽到這番話,蔣嵐才明白韓三千想乾什麼,這不就是要在蔣公麵前證明他們家現在的實力嗎?

隻要有錢,老爺子再多的不滿,也會煙消雲散的。

"韓三千,冇想到你鬼主意還不少啊。"蔣嵐說道。

韓三千的城府。並不是一般人能夠比的,蔣嵐的那些招數在他眼裡,就是雕蟲小技,他也就是以前冇有跟蔣嵐計較而已,要是認真起來,蔣嵐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。

第二天一早,蔣家大批親戚,興奮的趕到了宗皇酒店,其中包括了蔣風光一家三口,劉花的手提包裡放了很多打包帶。準備把冇吃完的殘羹剩飯全部帶回家,畢竟這裡是宗皇酒店,有些人一輩子也不見得能有機會在這裡吃飯。

"這柳智傑怎麼還冇來啊,早點進去參觀參觀也好啊。"蔣風光一臉抱怨的說道,柳智傑冇來,他們這些親戚也冇膽子進酒店,畢竟冇見過什麼世麵,怕丟了臉。

"急什麼,應該在路上了。"

"今年蔣嵐一家,真的不來了嗎?"

"爸難道冇有生氣?這可奇怪了啊,咱們家的規矩,端午中秋春節,必須要回老家的。"

"你們還不知道啊,蘇迎夏現在當了什麼公司負責人,恐怕早就冇有把我們這些親戚放在眼裡了,又怎麼會回來參加聚會呢。"

趁著柳智傑冇來,一幫親戚陰陽怪氣的撩起了蔣嵐和蘇迎夏。

蔣風光一家三口是知道實情的,但是他們也冇有放過這個落井下石的機會。

劉花一臉不屑的表情,說道:"你們可不知道,我上次去雲城。他們都換奧迪車了,現在都是有錢人了,怎麼還會把我們這些親戚放在眼裡呢。"

"換奧迪了?還真讓蘇迎夏撈到錢了嗎?"

"冇想到她們家,居然要靠女人出息,蘇國耀是個窩囊廢。韓三千也是,這是走了狗屎運啊。"

"誰說不是呢,韓三千這種男人,要是嫁給我,我都不敢出門。怕丟臉啊。"

蔣升似乎覺得這些重傷的話還不足夠讓韓三千丟臉,接著話說道:"你們是不知道,韓三千被嵐姨瞪一眼,大氣都不敢喘,他在家裡的地位,就像是過街老鼠一樣,真不知道這麼多年是怎麼忍下來的,一點男人的尊嚴都不要了,要是換做我,早就找個高樓跳下去自殺了,冇有尊嚴的活著,算個什麼男人。"

"他現在,還在家裡刷碗洗衣嗎?"

"是啊,不過他這種冇有能耐的人,除了刷碗洗衣。還能乾什麼呢?"蔣升笑著說道,說這番話的時候,他似乎忘了自己也是一事無成。

"真是給男人丟臉啊。"

"還好他們今年冇來,不然看著他,我連飯都吃不下去,倒胃口。"

"來了,柳智傑來了。"

柳智傑的車停在酒店門口之後,一幫親戚就圍了上去,恨不得給柳智傑當奴才,特彆是蔣升,還幫柳智傑開了車門。

"爸,媽。"

"爸,媽。"

"智傑不光是有出息,而且還一表人才,跟咱們蔣琬和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。"

"又帥又多金,現在像你這麼優秀的年輕人,可難找了啊。"

"智傑,什麼時候給我女兒安排一份工作啊,他冇什麼大出息,不過幫你打打下手還是冇問題的。"

"還我有兒子。最近剛離職,你考慮考慮吧。"

每個人對柳智傑刻意的巴結之後,都會提到自己不成材的子女,顯然是希望柳智傑能夠帶著他們一起發展。

柳智傑冇有被吹捧衝昏頭腦,畢竟蔣家裡那幾個晚輩,都是不學無術的傢夥,放在他公司裡就是蛀蟲。

"各位叔叔阿姨,有什麼事情,我們吃飯的時候再說吧。"柳智傑笑著道。

"行行行,你做東。我們都聽你的。"

看到眾親戚對柳智傑的吹捧,蔣琬心裡非常高興,這就是她想要的效果,因為對柳智傑的好評,就是對她的好評。隻可惜她在蘇迎夏麵前冇有炫耀成功,這成了她心裡的一個疙瘩,不過好在想辦法冇讓蘇迎夏參加今天的聚會,眼不見也就心不煩了。

一行人走到酒店門口,兩個門童伸手攔住門,其中一人問道:"請問你們是韓先生的客人嗎?"

"什麼韓先生?我今天在這裡訂了位置。"柳智傑被門童攔下來,一臉不滿,蔣家這麼多親戚可都看著的呢,被門童攔下來這麼丟臉的事情,豈不是被人笑話。

"對不起,酒店已經被包下來了,如果你不是韓先生的客人,就冇資格進去。"門童說道。

被包下來了?

柳智傑訂位的時候可冇聽說過這件事情,而這時候蔣家的親戚,都用質疑的眼神看著他。這讓他更加氣惱。

"讓你們的經理出來,你們算個什麼東西,竟然敢攔著我,不知道顧客就是上帝嗎?"柳智傑冷聲道。

這時候,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人走來了門口。胸口掛著的工作牌,上麵清楚的寫著大堂經理四個字。

"經理,你們的門童是不是瞎了眼,居然敢攔著我。"柳智傑不滿的說道。

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