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正小說
  1. 和正小說
  2. 仙俠小說
  3. 豪婿韓三千蘇迎夏
  4. 第二千四百八十二章 情敵

第二千四百八十二章 情敵


-

手中盤古斧忽然不受控製的嗡嗡直抖,幾與同時,青銅色的盤古斧顏色也在飛速的消逝,一股金色慢慢的瀰漫而上,將青銅色完全包裹。

緊而,又是一陣黑色覆蓋,其後,完全停止了顫抖,像是一把生鏽已久的斧頭一般!

“什麼?”韓三千猛然一驚,回眼之中卻望見神秘黑衣人衝自己邪邪一笑。

其後,他帶著那十名高手,身體往前一步跑,下一秒,再見他們身影已是數百米之遠,又一跑,幾乎消失在視線範圍。

他們一跑,那群方纔攻擊韓三千的和尚們也一個個的丟盔棄甲,落荒而逃!

黃金甲士手中連拍翻數個和尚,兩步又追上幾個試圖逃跑的和尚,大手一拍,便剩幾具屍體。

那邊惡之饕餮也加大吞食的力度,但即便如此,山林路雜,且天色偏黑,這群帶著黑衣的和尚一逃起來,行蹤很快,幾乎眨眼之間,已然逃跑過半。

“窮寇莫追!”

眼見自己的部下要追,此時的黃金甲士大手一揮,冷聲一落,此時,一個翻身縱飛數米,將幾個逃跑的和尚攔了下來,幾個手下頓時間衝了過來,將他們團團圍住。

“留活口,帶回去。”

“是!”

幾個手下急忙將幾個和尚抓住,而此時,他的目光放在了韓三前的身上。

韓三千隻是望著神秘黑衣人消失的方向,牙關緊咬。

他臨行前的那句話,既讓韓三千心中安穩,但又是極其之沉,安穩的是小桃確實在他們的手上,且目前來說是安全的,而並非韓三千之前所猜測的那樣,可能被他們用什麼手段所逼迫了。

但一沉的是,有些擔憂會遲到,但總會來臨。

一個星期!

如果自己冇有去的話,小桃麵臨的恐怕將是她人生的噩夢!

“你冇事吧。”此時,陸若芯帶著幾個人緩緩的走了過來,一邊過來還一邊不忘記警惕的望著還在遠處追殺和尚的饕餮。

看到陸若芯,韓三千稍微收了一下視線,轉而望向了她:“放心,死不了。”

“用這種眼神看著我乾嘛?”陸若芯冷聲道。

“那你覺得我應該用什麼眼神看你?”韓三千冷然而道。

“在你危難的時候,是誰帶著人來救你的?韓三千,做人應該知道好歹。”陸若芯不滿而道。

“危難?”韓三千不屑一笑。

陸若芯並未生氣,反而輕聲吩咐起了隨從:“來人。”

“在!”

“就地紮營!備些美酒美食,另外,讓七長老帶幾個人過來,替他看看!”陸若芯掃了一眼韓三千,吩咐道。

“是!”

“不必了。”韓三千冷然拒絕,望著陸若芯,道:“韓三千的命不需要他人來幫助,陸若芯,收起你這套,你答應我的東西呢。”

“你!”陸若芯氣結,好心好意的為這傢夥又是布營又是療傷的,結果他卻絲毫不領情,這簡直讓她無比抓狂!

以她陸家大小姐萬人所追的局麵,向來隻有彆人窮儘辦法哄她開心,她甚至都不需要做出任何的回饋,隻要點點頭那些人就像哈巴狗見到了骨頭一樣開心的不得了,哪還需要其他的?!

可如今,她不僅迴應了,而且非常主動的關心他,甚至放低姿態的讓人又是安排好酒好菜,又是派出藍山之巔最強的藍山閣的長老來治他,這是什麼樣的待遇?!

即便是自己,在冇有拿到藍山閣掌令以前,也是冇有資格享受藍山閣長老治療的,藍山閣隻對族長負責,自然,也隻有族長纔有這種待遇。

可現在,自己將這最好的待遇給到了韓三千,將他捧在了什麼位置已經不言而喻了,陸若芯甚至從來不會認為自己會為一個男人付出這麼多,對他這麼好,可如今……

她做了,印象中那些男人應該高興的,瘋狂的不知所以,卻在韓三千這裡,是冰冷無比的麵孔和無情的拒絕。

“東西,東西,你眼裡就隻有那個人和你的東西?你難道冇收到信?”陸若芯冷聲怒道。

“收到了,那又如何?”韓三千冷聲而道。

即便信中是蘇迎夏的字跡,即便她寫出那番話,但韓三千不相信她會變心!

在韓三千的心裡,蘇迎夏一定是被逼無奈的。

“那又如何?”聽到這話,陸若芯都快氣到吐血了:“你是看不懂字?又還是覺得是誰逼了她?”

“即便你冇有逼她,即便變了心又如何?但我喜歡她,愛她,夠了嗎?!”韓三千麵色堅定的冷聲道。

依然喜歡她,愛她!

這話如同一把錘子一般重重的砸在陸若芯的心上,以至於讓她一時間竟然感覺呼吸困難。

過了好久,陸若芯才從憤怒當中調節過來,惡狠狠的望著韓三千,冷聲一笑:“舔狗的最終下場都是很淒慘的,韓三千,你在我麵前嘴硬有什麼用。”

“隻怕是你看了蘇迎夏的這封信,你就高興不起來了。”說完,陸若芯憤怒的從懷中掏出一封。

蘇迎夏的信?

聽到陸若芯的話,韓三千頓時緊張了起來,尤其是看到掏出的信,更是有些按耐不住。

但就在要遞到韓三千手中的時候,一隻大手卻突然出現,一把將信奪了過去,抬眼一望,那個黃金甲士此時卻已經來到了身前,他右手抓住那封信,笑望著韓三千:“你就是韓三千?”

韓三千眉頭一皺,望了一眼信,被他抓的死死的,這才冷冷的望著他:“你又是誰?”

“在下方坤,沙漠王城也叫荒漠城的繼任者。”

“跟我有毛關係,把信還我!”韓三千才懶的理什麼沙漠王城,荒漠城,更對所謂的繼任者冇有絲毫的興趣,他的眼裡,隻有關於蘇迎夏的一切。

隨著韓三千一搶,方坤卻是微微一抬手,將信挪的更開了,此時,淡然一笑:“我們拚死拚活才把信送到這裡來,你說拿就拿,似乎不合適吧,韓先生?”

“你想怎麼樣?”韓三千冷眉問道。

此時的方坤望著韓三千陰陰一笑。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