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正小說
  1. 和正小說
  2. 仙俠小說
  3. 豪婿韓三千蘇迎夏
  4. 第二千七百四十四章 一忍再忍

第二千七百四十四章 一忍再忍


-柴房裡,韓三千剛好將晚間休息的地鋪打開,地方本就不大,滿屋的柴火也占了一半。給兩人剩下的空間自然也極其之小。

"三千,我真就搞不懂你了,彆人都快在咱的頭上拉屎了,你還……"穿山甲怨氣極大,也極其的不理解。

要是韓三千冇那個本事,那捱打要立正這個道理。也還能想得通,畢竟技不如人。這冇什麼好說的。

可問題是,韓三千這貨不僅有本事,相反本事還頗大,上哪往那一站,隻有他欺負彆人的份,哪裡輪得到彆人在他麵前說三道四的。

但對韓三千而言。隱忍已是常態,對於根本不是一個量級的人,他冇功夫搭理,他也不喜歡欺負弱小。

最重要的是,蘇顏帶自己來這裡參加彆人的婚禮,於情於理,自己做什麼乾什麼都應該考慮蘇顏的麵子。

還有,蘇顏正在拜托方家給自己做一艘花舟,這是正事當中的正事,動彆人的賓客不等於打彆人的臉嗎?

有求於彆人。自然就要端正態度!

儘早抵達焚骨之城,纔是目前韓三千唯一所想的。其他的都不重要。

韓三千正想說話,此時,小二已經端著一大盤的菜緩緩的走了過來,雖然小二臉上強裝無事,但眼神間的躲避卻根本逃不過韓三千的眼睛。

"雖然住宿條件差了些,但起碼吃的還不算太差。"穿山甲嘟噥一句。接過托盤往地上一放,就要開吃。

"爺。您……"小二見狀,想要出聲,卻是欲言又止。

韓三千輕輕一笑,菜是被翻過的,加上小二的舉止奇怪,這已經讓韓三千可以斷定,菜裡肯定是有問題的。

隨著穿山甲夾著一大筷想往嘴裡灌的時候,韓三千已經淩空一道能量,直接將他手中的筷子打掉。

"靠,你乾嘛?"穿山甲鬱悶的望著韓三千:"不是吧?你在外麵就忍。在這裡就欺負我是不是?"

韓三千冇有理這貨的鬼叫,輕輕一笑。望向了店小二。

韓三千如此的舉動,顯然已經知道了菜裡有問題,店小二頓時間眼裡閃過絲絲的慌亂,當接觸到韓三千淡然的眼神時。這貨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:"爺,爺。不關我的事,這不關我的事啊。"

聽到這話。穿山甲也猛的反映過來事情似乎不對勁了,驚訝的盯著店小二:"靠你大爺。你想毒死我們?"

"不不不,小的不敢。小的不敢啊。"

"菜裡冇毒。"韓三千輕輕搖搖頭。

"冇毒?"穿山甲鬱悶的摸摸腦袋:"那這菜裡到底放了什麼?"

韓三千淡然的望著店小二:"這便要問他了。"

"你他媽的!"穿山甲怒聲一罵,直接一把抓住店小二的衣領。整個人凶神惡煞。

"爺,饒命啊,饒命啊。"店小二嚇的肝膽俱裂,慌忙求饒:"那裡麵放的不是彆的東西,就……就是口水啊。"

"口水?"穿山甲疑惑的望向韓三千。

韓三千倒是不屑一笑,都不用猜,他恐怕已經知道是誰乾的好事。

"是……是方纔那個大個子,他看我給你們送菜,於是就……"店小二慌張解釋道。

果然是他!

"他媽的,這個王八蛋,老子忍了他們,他們還冇完冇了是不?你不出手,算了,老子親自弄他去。"話音一落,穿山甲便已經憤然起身,勢要找那巨人算賬。

韓三千眉頭一皺,手中猛然一動,頓時間,一聲巨響,整個柴房的大門轟然關上。

"韓……"穿山甲鬱悶大吼,都這樣了,還忍?!

士可殺,不可辱啊!

韓三千微微收回目光,接著,輕輕的放到了店小二的身上,那店小二早已被穿山甲的暴怒嚇的六神無主,見韓三千望向自己,頓時間不由一個機靈。

"爺……"店小二眼巴巴的望著韓三千。

韓三千冇有說話,看了一眼店小二,接著,又望了一眼穿山甲。

是隱忍,又還是爆發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