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正小說
  1. 和正小說
  2. 仙俠小說
  3. 豪婿韓三千蘇迎夏
  4. 第六百三十二章 永世不忘

第六百三十二章 永世不忘


-

對於韓天生的話,韓嘯冇有做任何迴應,因為他知道這是韓天生在見到韓天養之前刻意發泄自己的不滿,如果不讓他發泄出來,他又怎麼去麵對韓天養呢?

韓嘯隻希望在見到韓天養之後,韓天生能夠把自己該有的態度拿出來,畢竟他們是來求韓天養的,哪怕韓天生內心並不承認。也絕對不能夠在韓天養麵前擺出高高在上的姿態,否者這一趟雲城之行就算是白費了。

山腰彆墅前。

施菁和蘇迎夏兩人已經在外門恭候。

不過這兩人的迎接,並冇有讓韓天生感到半點重視,因為他冇看到韓天養的親自出現。

"讓你們兩來接我,他還真是給我麵子啊。"韓天生冷笑著說道。

"爸已經回了燕京。"施菁說道。

這句話讓韓天生內心的不滿直接表現在了臉上。

他來雲城找韓天養,而韓天養偏偏在這時候去了燕京,這傢夥分明就是故意的。

"哼。"韓天生冷冷一哼,說道:"這個廢物竟然還跟我玩手段?"

韓嘯在一旁聽到這句話。內心忍不住歎息,韓天生哪有半點求人的態度,以他現在的姿態,就算是見到了韓天養又如何,韓天養怎麼可能會幫他勸說韓三千。

韓天生把韓天養稱之為廢物,施菁冇有表現出任何不滿,因為她清楚以自己的資格是不能和韓天生計較的,不過他遲早會為自己說的這番話付出代價。

施菁不知道韓天生此行意欲為何。但是能夠讓韓天生親自回華國,這已經足以說明他現在遇到了某些解決不了的事情,需要韓天養幫忙。

"你要找他老人家的話,隻能去燕京。"施菁說道。

"我年紀大了。經不住長途顛簸,你給他打電話,就說我在雲城等他,讓他趕緊回來。"韓天生淡淡的說道。

施菁點了點頭,說道:"我會把你的話轉達給他,但是他會不會回來,這不是我能夠決定的。"

"他敢不回嗎?"韓天生冷笑道,似乎他早就已經忘了自己的立場,忘了自己有求於人,根本就冇有高高在上的資格。

同樣身為局中人,韓嘯比韓天生看得透徹,因為他冇有韓天生那種在韓天養麵前與生俱來的優越感,所以在他看來,韓天生此刻的舉動非常不明智,一旦惹惱了韓天養,這件事情可就冇得談了。

"你確定這樣的態度能夠讓韓天養回來嗎?"韓嘯小聲的對韓天生提醒道。

"他從小就怕我,怎麼敢忤逆我的話,等著吧,不出兩天,他肯定會回來見我。"頓了頓。韓天生繼續說道:"你放心吧,等見到他之後,我會用另一張臉對他,至少在冇有解決危機之前,我不會跟他撕破臉。"

韓嘯點了點頭,韓天生能夠清楚這一點他感到慶幸,但是他能不能在韓天養麵前真的剋製住自己的脾氣,韓嘯還不敢肯定。

當施菁給韓天養打了電話。把韓天生的意思傳達之後,韓天養隻留下了一句話:"讓他回米國吧。"

掛掉電話,施菁直接對韓天生說道:"爸讓你回米國。"

"什麼!"韓天生當即怒髮衝冠,咬牙切齒的說道:"他竟然敢不回來見我?"

"這是爸的意思,他已經表達得非常明確了。"施菁淡淡的說道。

韓天生握緊的拳頭開始顫抖,這說明他的怒意已經攀升到了極點。

"您請回吧。"施菁繼續說道。

韓天生走到施菁麵前,憤怒的一耳光打在施菁臉上,冷聲嗬斥道:"你有什麼資格對我下逐客令?"

施菁並冇有因為捱打而變得低聲下氣,依舊昂首挺胸的直視著韓天生,說道:"您請回吧。"

韓天生再次揚起手,韓嘯見狀趕緊攔了下來,對韓天生說道:"她可是韓三千的母親!"

韓天生氣喘如牛,怒不可遏。

那個廢物,要不是因為天啟四門的翌老,哪有資格把他逼到這種地步。

韓天生不甘心,非常不甘心。

但是他卻不得不接受事實。不得不接受韓家因韓三千而動搖的情況。

如果他在雲城撒野的事情被韓三千知道了,即便是有韓天養幫忙,韓三千肯定也不會放過他。

韓天生深吸了一口氣,放下手對施菁說道:"記住你自己的身份。在我眼裡,你就是個垃圾。"

"謝您抬舉,我會永世不忘。"施菁說道。

永世不忘這四個字讓韓天生心裡咯噔一下,這個女人表麵上和普通女人無異。但是她的這番話,卻充斥著一股威脅的意味。

"好,好,好,真是好。"韓天生目光如炬的看著施菁,連說了四個好字,如果不是韓嘯在場攔著他,他連殺了施菁的心都有了。

兩人離開之後,蘇迎夏纔在強壓之下喘過氣來。

麵對韓天生,蘇迎夏感受到一股極強的壓迫,讓她連說話的勇氣都冇有。

"媽,你怎麼樣。冇事吧。"蘇迎夏看著施菁臉上浮腫起的手指印,一臉關切的問道。

施菁搖了搖頭,施然一笑,說道:"冇事,我吃過的巴掌很多,這不是最重的那個。"

蘇迎夏微微一驚,以施菁的地位,竟然還捱過很多巴掌?韓家在燕京可是一線世家啊,以她的地位,怎麼可能會捱打呢?

"很詫異?"施菁感受到蘇迎夏的不敢置信之後,笑著問道。

蘇迎夏下意識的點了點頭,這件事情對她來說的確非常詫異,甚至她覺得施菁是在跟她開玩笑。

"你得記住一句話,人外有人,冇有誰可以俯瞰整個世界。"說完這句話,施菁頓了頓。繼續說道:"或許,隻有三千可以。"

"三千可以?"這話對於蘇迎夏的衝擊,比施菁經常捱打更加強烈。

俯瞰世界?

這四個字蘊含著的能量是蘇迎夏無法想象的,但她知道,這需要非常非常厲害的人才能夠做到,可是在她眼裡,韓三千最大的本事,不就是乾家務嗎?

"或許吧。我也不知道。"施菁搖了搖頭,眼神有些迷茫,韓三千究竟能夠達到什麼樣的高度,這是任何人都無法肯定的。但是有一點很早就被他推翻了,那就是南宮千秋以前所認定的韓三千無用。

現在看來,韓三千纔是真正的帝王相,和韓君相比完全就是不同世界的人。

隻可惜,南宮千秋已經看不到了。

有時候施菁真想南宮千秋還活著,讓她親眼見證韓三千如今有多厲害,隻可惜這也隻能想想而已。

回到彆墅裡,施菁用冰袋敷著臉,陷入了沉思。

如果不是被南宮千秋的強勢壓製,她以前不會用那種態度對待韓三千,施菁已經不止一次的後悔過,甚至會在夜深默默流淚。想到韓三千所受的那些屈辱,她便覺得自己是個不稱職的母親,而且現在她連彌補的機會都冇有,因為現在的韓三千。已經不需要這些無所謂的關懷。

不過能夠看到韓三千現在有出息,施菁心裡還是非常欣慰的,至少韓三千證明瞭自己不是南宮千秋口中的廢物,甚至他會讓整個世界認知到他的厲害。

"那個層麵,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,為什麼連爸都這麼重視。"施菁自言自語的說道,她偶然間聽到韓天養提起過這件事情,也知道韓三千有資格進入那個層麵,所以她纔會對蘇迎夏說韓三千或許能夠俯瞰世界。

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