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正小說
  1. 和正小說
  2. 仙俠小說
  3. 豪婿韓三千蘇迎夏
  4. 第八百四十七章 猛虎變病貓

第八百四十七章 猛虎變病貓


-

和蘇迎夏在一起的點點滴滴對韓三千來說都是值得銘記於心的,這麼重要的事情,他又怎麼會忘記呢?

“當然記得,你哭得跟個大花貓似的。”韓三千說道。

蘇迎夏嘟著嘴,一臉不滿的說道:“還不是都怪你,驚喜差點就變成驚嚇了。”

韓三千笑了笑。

這時候,經理迎了上來。

上一次麵對韓三千的時候,他還是雲城眾人口中的窩囊廢,但這一次,韓三千已經是雲城第一人,經理態度恭謙,不敢有半點怠慢。

“韓總,位置已經給您們準備好了,請跟我來。”經理彎著腰說道。

臨窗的位置,視野最佳,雲城夜景儘收眼底,這是最好的一個觀景台,幾乎可以看到雲城全貌。

通常來說,想要預定這個位置的人,必須是雲城一線的大人物纔有資格,比如說今天,這個位置便是有人預定的,而且在雲城也是不小的人物,不過當韓三千打電話通知水晶餐廳之後,他們馬上取消了所有的定位,為韓三千和蘇迎夏騰出了空間。

原本那人對這件事情還非常生氣,甚至還打算找老闆理論一番,不過一聽到定位的人是韓三千,那人瞬間就焉起了,連個屁都不敢放,這就是韓三千在雲城的影響力。

不管是多大的人物,隻要聽到韓三千這三個字,必定是猛虎變病貓。

“韓總,這裡是菜單。”經理親自招呼兩人,拿出了菜單。

韓三千把菜單推給了蘇迎夏,對經理說道:“難道你不知道老婆為大的道理嗎,這種事情,你怎麼能交給我呢。”

經理一陣汗顏,這才趕緊賠禮道歉。

蘇迎夏樂開了懷,連連對經理說道:“彆搭理他,他就是個傻子。”

經理聽到這話,額頭冷汗直冒,這種話也就蘇迎夏敢說,他可不敢去隨意搭腔。

說韓三千是傻子,除非不想在雲城混了。

“老婆,有外人在,你怎麼也得給我點麵子吧。”韓三千笑著說道。

蘇迎夏突然對經理問道:“你說我要給他麵子嗎?”

經理委屈得快哭了,兩夫妻的神仙打架,哪是他有資格參與的,萬一要是說錯了話,萬劫不複啊。

“蘇小姐,您還是點菜吧,我先去一旁候著,您隨時叫我。”說完這句話,經理趕緊溜之大吉。

蘇迎夏掩嘴一笑,對韓三千說道:“你看看你,都是你,把經理嚇得都不敢說話了。”

“這也能我來背鍋,你太過分了,小心今晚我饒不過你。”韓三千威脅道。

蘇迎夏吐了吐舌尖,說道:“今晚不去酒店,我要回家了,想咱女兒了,你今晚也得老老實實的,哄女兒睡覺。”

韓三千點了點頭,明天就要迴天啟,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到韓念,他也希望能夠把時間花一些在韓念身上。

點好了菜,兩夫妻開始撒起了狗糧,你餵我一口,我餵你一口,把那幫服務員羨慕得眼睛都紅了。

“也不知道什麼人前段時間說蘇迎夏出軌,看看人家的感情,能像是出軌的嗎?”

“這可是惡意造謠,這種話彆再說了,要是被他聽見,我們可就完了。”

“郎才女貌,真是讓人羨慕。”

山腰彆墅。

何婷和薑瑩瑩兩人在廚房裡洗漱碗筷的時候,何婷對薑瑩瑩問道:“這一次回來,還要走嗎?”

“很快就會走。”薑瑩瑩說道,她知道韓三千想做什麼,所以她很清楚韓三千不會在雲城耽誤太長時間。

何婷歎息了一聲,不捨的看著薑瑩瑩說道:“雖然我捨不得你走,但是你能去照顧著三千,我也放心一些,記住了,千萬彆讓他逞能,他現在是有妻女的人了,做任何事情之前,首先要考慮的就是自己的安全。”

薑瑩瑩內心苦笑,韓三千馬上就要去第二世界了,這件事情所帶來的危險是不可估量的。

當然,這不是韓三千逞能,薑瑩瑩非常清楚他這麼做的原因。

“媽,你放心吧,我會提醒他的,不過你對他的關心,好像已經蓋過我了,你就不怕我吃醋嗎?”薑瑩瑩故意裝出一副不樂意的樣子說道。

“他對我們家的恩,這輩子也報答不完,我多關心他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,如果冇有他,我們兩現在可能還露宿街頭呢。”何婷是個感恩的人,她早晚都會誦經唸佛,祈求上蒼保佑韓家眾人,這是她能力範圍之內可以做的事情。

“是啊,要不是三千哥,我們還不知道在哪呢。”薑瑩瑩說道。

“瑩瑩。”何婷突然轉過身,一臉凝重的看著薑瑩瑩。

薑瑩瑩知道何婷突然變得嚴肅,肯定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交代自己,靜靜的聆聽著。

“如果三千有危險,你願意擋在他麵前嗎?”何婷問道。

薑瑩瑩毫不猶豫的點著頭,說道:“媽,我不會害怕。”

何婷頓時間眼眶泛淚,說道:“我知道這對你不公平,不過做人要記恩,我們冇有彆的報答方式,如果真有那一天,我希望你就算是死,也要保證他的安全。”

薑瑩瑩走到何婷麵前,用手擦掉了何婷臉頰上的淚水,說道:“媽,你放心吧,如果真有這一天,我會按照你說的話去做。”

“希望有來生,我可以彌補這輩子對你的虧欠。”何婷眼淚越掉越厲害,這畢竟是她的女兒,她怎麼可能會不心疼薑瑩瑩呢。

但是她更加不希望韓三千有危險,恩情重如山,既然還不了,就隻能以這種方式去報答。

“媽,你冇有虧欠我,有下輩子,我還做你的女兒,一定好好孝順你。”

母女兩摟在一起,併爲痛哭,但眼淚卻掉個不停。

廚房門口的施菁揉了揉眼角,她原本是給韓念洗奶瓶,冇想到卻聽到了這番話,讓她非常動容。

這種感情,是施菁在燕京韓家大院從未感受過的,就這普普通通的母女兩人,竟然將恩情看得這麼重要,相比起隻有利益的燕京商場,這纔是真正的溫暖。

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