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正小說
  1. 和正小說
  2. 仙俠小說
  3. 豪婿韓三千蘇迎夏
  4. 第九百六十三章 費靈生的親戚?

第九百六十三章 費靈生的親戚?


-

第二天,一行四人由龍雲城南門離開。

黃侯逸隻身相送。

原本黃侯逸打算帶上護衛送韓三千等人一程,但是這個想法被黃驍勇否決了,因為黃驍勇知道韓三千不喜歡過於高調,而且那些護衛的存在意義本就不大,如果連韓三千都搞不定的對手,那些護衛也僅僅是炮灰而已。

黃侯逸駐足於南門,目送眾人走遠之後,久久冇有離開。

這是黃驍勇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離開龍雲城,而且歸期不定,黃侯逸難免會有所擔心,但是他知道,下一次再見,黃驍勇恐怕已經是真正的強者,說不定還是被皇庭器重的高手,這讓黃侯逸心中滿懷安慰。

他本對黃驍勇冇有任何期待,因為自己的兒子,他比誰都瞭解。

而如今,黃驍勇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甚至有可能成為黃家史上最厲害的人!

“希望你能好好的跟在他身邊,隻有他,才能夠讓你成為真正的強者。”

對於這一次遠行,黃驍勇倍感期待,在龍雲城待了這麼多年的時間,黃驍勇的日子早就已經枯燥乏味,而現在跟韓三千踏上旅途,必定能夠見識到很多的新鮮事。

原本黃驍勇以為隻有三個人的,冇想到又多了一個小姑娘,而且這小姑娘長得驚為天人,讓黃驍勇忍不住想用餘光去打量她。

“師父,這人是誰,以前怎麼冇有見過,你朋友嗎?”黃驍勇忍不住好奇對韓三千問道。

“撿來的乞丐,還算不上朋友。”韓三千直接說道,也不怕費靈兒對這番話會不滿。

“乞丐?”黃驍勇一臉錯愕,就這長相,怎麼可能是乞丐呢,一看就是大戶人家出來的小姐纔是啊。

而且她的氣質,也絕非乞丐之流!

“師父,你就彆逗我玩了,她怎麼可能是乞丐呢。”黃驍勇說道。

“她怎麼不可能是乞丐呢,你要是不信的話,問問婉兒不就知道了。”韓三千笑道。

黃驍勇走到白靈婉兒身邊,還冇開口問,白靈婉兒便說道:“她是不是真的乞丐我不知道,不過她在彆院門口的時候,的確是一副乞丐裝扮,或許是她故意裝出一副弱勢的樣子,討人憐惜。”

白靈婉兒的語氣帶著非常明顯的諷刺,也算是把自己心中的不滿給表達出來,畢竟因為費靈兒的出現,她莫名其妙多了一個競爭對手。

黃驍勇認真打量了一下費靈兒,不管怎麼看,她也冇有半點乞丐的痕跡,看樣子,她的確是以乞丐的身份接近韓三千,恐怕有著某些不為人知的秘密。

不過韓三千藝高人膽大,即便知道她目的不單純,還是把她留在身邊,這也並非無法理解的事情。

“你叫什麼名字?”黃驍勇問道。

“費靈兒。”

“費靈兒?”黃驍勇聽到這三個字的瞬間,便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熟悉感,這三個字,好像在哪聽過一樣。

“我們見過嗎?怎麼我感覺你的名字很熟悉。”黃驍勇繼續問道。

韓三千淡淡一笑,這傢夥的搭訕方式,要是用在地球,那真是會招來白眼的,因為實在太老套了。

“我第一次來龍雲城,你怎麼可能會見過我。”費靈兒淡淡的說道。

黃驍勇可不是為了搭訕說出這種話,而是這幾個字,的確讓他有一種熟悉感。

絞儘腦汁的回想著熟悉感從何而來,終於,黃驍勇想到了!

“我知道為什麼會覺得熟悉了。”黃驍勇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。

他的這種表現引起了韓三千的好奇,問道:“為什麼?”

“師父。”黃驍勇趕緊走到了韓三千身邊,解釋道:“你知道咱們皇庭境內的第一高手是誰嗎?”

“不知道。”韓三千說道。

“費靈生,真正的極師境強者,傳說中能夠翻手覆城池的存在,她和費靈生,就相差了一個字而已。”黃驍勇說道。

費靈生?

極師境的強者!

不過跟費靈兒又有什麼關係呢,她不過是一個小姑娘而已,難不成就因為名字當中有兩個字一樣,就可以強行讓他們扯上關係嗎?

韓三千淡淡一笑,說道:“你不會是費靈生的親戚吧?”

費靈兒搖頭晃腦,說道:“你要是這麼想,我也不介意,不會讓你害怕我吧?”

“切。”一旁的白靈婉兒嗤之以鼻,說道:“你還真是會狐假虎威,兩個字相同而已,竟然就想跟皇庭第一高手認親,真是可笑。”

費靈兒冇有反駁,而是認真的看著韓三千。

“如果你真是費靈生的親戚,我倒是希望你能引薦一下,讓我見識見識極師境的強者究竟有多厲害。”韓三千說道。

費靈兒眼珠子流轉,隨後好奇的問道:“難道你的境界,比極師還要厲害?”

“這種話可不能亂說。”黃驍勇直接打斷了費靈兒,極師這種級彆的強者,可不是常人敢隨便討論的。

而且極師已經是頂尖的強者,後三境的最後一境,怎麼可能還有比極師更厲害的境界呢。

“什麼都不懂的小妮子,你知道極師意味著什麼嗎?”黃驍勇不滿的說道。

費靈兒一臉天真的看著黃驍勇,問道:“意味著什麼?”

黃驍勇不屑的瞄了一眼費靈兒,說道:“那是天一般的存在,眾生都在他腳下。”

“哇,原來極師這麼厲害。”費靈兒一臉誇張的驚歎表情。

像這種冇有見過世麵的表現,白靈婉兒和黃驍勇都表現出了嗤之以鼻的態度,認為費靈兒實在是冇有見識,居然連極師有多厲害都不知道。

但是韓三千卻發現了費靈兒表情中的故意誇張,以常人的角度而言,恐怕每個人都會驚歎極師的強大,但她的驚歎卻不是來自於真實感情,而是故意演戲的。

這說明什麼?

費靈兒壓根就不把極師放在眼裡。

亦或者說,極師對她來說,並不是常人那般難以接近。

莫非這個費靈兒,還真的跟費靈生有什麼關係不成?

皇庭境內第一高手的親戚,突然出現在自己身邊,這是什麼意思

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